Tuesday, September 26, 2006

she sent me the message

她寫了簡訊來,想要喝一杯咖啡,而我試著忽略過去了,心中有點小悶,在窗檯前看著50年前,金庸寫下的書劍恩仇錄,看著香香公主,那個Muriel心中什麼都不會的小女孩,看著陳加洛行走江湖,在WHITTARD買的高級kettle發出了蒸汽,我端著馬克杯,哎呀~~怎麼沒有一起蒸發心中莫名的那一塊啊。

我想格格。

2 comments:

elberta said...

濫必了重po
留言怎會不見

是要跟你說
那本書件恩仇錄
是捷克林當初幫我們去市圖借的, 九月初吧
看你這篇文章, 我覺得很有可能將近逾期
提醒你看一下封背面是否有到期日

巄東搶 said...

哈哈
這個你放心
我怎麼會讓傑克林的書逾期呢
超有責任感的耶 我

昨天已經去還了耶
然後又借了兩本射鵰英雄傳跟兩本小說
超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