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18, 2008

台北到鶯歌

high way

台北到鶯歌的方法有很多種,其中的一種我特別的喜歡,也許多這樣說是多餘的,但尤其在『對的時候。』

半夜開著車,身子放鬆柔軟的接受著音樂,車子快速且平穩的在高速公路上向前緩飄,真的很棒阿。
我嘗試摹寫著我的情緒,可是很難,遠方的道路黑黑呼呼的,視覺的盡頭取決車頭燈的強度,車子向前,腦中飄散出來的『那些』皺巴巴的一點一點的向後隨風竄流,卻又好像有那隱藏的恰到好處,質地頑強的銀色絲線連結著神精的末梢。

然後是隨意的聽著廣播:

打電話的人,接電話的人,聽著他們對話的人,特殊關係的三方交流

Monday, November 10, 2008

親愛傾城

islay

親愛的妳
親愛傾城

親愛的妳
親愛青橙

親愛的妳
親愛清澄

親愛的妳
親愛輕懲

Monday, November 03, 2008

冠小姐婚宴

IMGP3208

IMGP3194_2

IMGP3234

IMGP3219

IMGP3304


2008年10月11月結婚的人真多
身邊的朋友紛紛邁向所謂的 [適婚年齡]
恩.....
這兩個月朋友們的幸福忽然集體決標
讓2008的秋天充滿著浪漫與神奇
星期五晚上冠小姐突然打了電話來 關於婚禮紀錄
於是
這些關於鮮花糖果愛情約定迴轉桌

喀喀喀的產生了


一定要幸福喔

MY DEAR FRIENDS


(兩年多前幫冠小姐外拍的照片)

L1130494

Tuesday, October 28, 2008

所以我說

pang

CPH最近在自己的版上以從來不曾見識過的發文速度發表著數篇評論性的文章(或呼籲),就某個角度看起來,台灣最近的亂象的確讓這位哲學家且將MAC PRO放一旁,兩手揮揮出書房,前進廣場大殿堂。
讓我看了好生感動。

有人問:CPH怎麼不多寫些風花雪月的小品文章,那些咖啡館威士忌燃起的香煙球場上的運球聲?

原文:
一個師長級的朋友問我爲什麼不寫點輕鬆的小品,我想了一下,我覺得那好像不是這個年紀的我應該寫的東西……

我不禁在半夜的12點47分想起這段對答

剛剛邁入28的我 什麼是該寫的東西?
我只知道什麼是該死的東西:

難吃的商業套餐
破音的電腦喇吧
異常不通順的的外國翻譯小說
過冷的咖啡店冷氣
成串鑰匙在牛仔褲口袋裡形成的外凸腫囊





Thursday, October 16, 2008

我的糖果 Yo La Tengo


YO LA TENGO

有沒有一種糖果 就叫做Yola Tengo?

有沒有一種糖果 就讓你想跳AGOGO?

有沒有一種糖果 就讓你無處可躲?

有沒有一種糖果 就讓你靈魂赤裸?


我的糖果 BY  Y‧P格子

============


2008/10/15我到The Wall聽Yo La Tengo
在這之前我根本沒有在聽她們的團(怎麼會沒有呢,格子先生),但是看著特殊設計過的預售票上Ira、 Georgia和James就是在跟我招手,沒有來....你會後悔~~

然後呢,是真的,這應該就是『神喻』吧.....搖滾之神

Ira那渾身充滿爆發力的刷吉他姿態和超音速腦袋搖晃技巧、 Georgia揮動鼓棒邊輕輕吟唱、James那胖胖的身影怎麼看都好親切、還有我不知道是誰,但是在場上非常有默契的替他們交換樂器的好好光頭眼鏡先生。

最後,為了擁抱後現代拼貼的台北城,三個人帶著泛上淚光的搖滾靈魂感動不已蹣跚前行去吃三媽臭臭鍋,是的,大腸臭臭鍋配合張力鼓點、鴨寶鍋佐以貝斯聲線、狂爆吉他呢?交給海鮮豆腐鍋吧!!!!!

後記

回去簽車的路上,Tori撇見一台就停在我機車旁的觀光巴士,隨便略帶輕鬆的說,『哈哈,不會是來載悠拉糖果的吧,』語畢,先是瞧見擔任暖暖團的taxes pandaa在一旁笑鬧,然後糖果一行四人竟從The Wall的旋轉樓梯緩緩走上來,James伸出厚實的熊掌跟我來個100分的give me five,我跟他們大吼『hey you guys enjoy Taipei!!!!!』

再也沒有什麼男子漢了,哭哭。








Monday, October 13, 2008

first ai boy

First Ai Boy

First ai boy出生在下午稍稍悶熱的辦公室
為格子先生正式以AI為創作媒材的第一個小男孩

不管天氣如何,AI BOY 一定要穿起他的雨衣
不管心情如何,AI BOY 一定要穿起他的雨衣

他不是偏執狂更不是什麼囧男孩
他甚至不懂『發囧』的快感或意義

他就是這麼穿著他的雨衣

然後看著。


Tuesday, September 23, 2008

free hugs bar

阿飛西雅

一陣子沒有來小白兔唱片了,買了好聽的阿飛西雅,後搖真的棒,就跟喝威士忌一模模一樣樣,純粹的靜靜感受就ok。

以上是用 ipod touch坐在Free hugs的老式彈簧沙發『按』出來的,約末是兩個小時前。


補記
=============

小白兔橘子的女生說:『請好好保存集點卡,10月的節目這麼精彩,相信你也會常常來。』
然後她緩緩的換上了阿飛西亞,封面上小小的字寫著『100個政客都比不上一張阿飛西雅』,音樂流洩的瞬間,除了淺淺的感動,當下就決定等會兒要來喝啤酒,耳邊是雙吉他、貝斯與鼓,與那個微微帶點檸檬柑橘清香,充滿酸甜細緻滋味的hoegaarden來陪襯最適合,F選擇那綠瓶身的heineken,擺在木頭桌子上,從那個角度看都有畫面。





Monday, September 22, 2008

上班族的天光

星期一的陽光跟空氣都不同
是我的星期一

吃了摩司漢堡,紅茶在記憶裡特別的冰

翻閱雜誌和報紙,思緒跟可樂餅攪和在一起:

雖然是昨天報紙的副刊,特別繽紛的配色不但沒有因為過了保存期限而變質,這種在週末孕育而生的版面放到週一來看,反而有種時間錯置的奇妙感受,似乎特別的知性、特別的有趣、觀點莫名的兩性專欄居然也讓我發出微笑。

早上11點不到,我的視角只剩下天空(好吧,還有興建中的大樓)我不像是個上班族,靜靜躺在信義誠品旁的長椅上,聽著RADIO DEPT,等著那擦拭的極為乾淨,象徵『文化、知性、時尚』的文化之門開啟。

為了紀念這個特殊的日子(好吧,加上試聽耳機時覺得不便),就這樣無意識的緩緩的隨著輸送帶默默到了六樓,推開頗有份量的玻璃門,耳旁似乎響起一句出現在某日本綜藝節目中的知名橋段:『請問??身心的狀況都準備好了嗎?』

兩個半小時之後,我減掉了我的頭髮。

Wednesday, September 17, 2008

告別

NY


雖然已經忘記了定以前是否有寫過張惠菁寫於告別裡的這段話

「有時我會寫到我身邊的一些人。他們活著,吸收這個城市的廢氣,對我笑,跟我吵架,轉身離開,變成我不認識的人。總是要在一段時間之後,我才明白。當初寫他們,就已經開始對他們告別。」

在心裡營繞了好久

然後 我漸漸了解了
告別
這個自然發生在某個我們走過的旅途中的意義

Friday, September 05, 2008

台中-東海-夏夜大三角

東海夏夜大三角


都市酵母轉往台中繼續巡迴演出,一進場就是繃緊了神經的協調展佈事宜,不過2008年最讓我感動的事之一,一定會有那天夜晚與東海夏夜大三角們的夜談。

見到老朋友們是感動的,累癱了躺在酵母雲上後的20分鐘,王吉吉就騎著他那一台帥帥的帕騎拉號出現,將我從從台中的東邊緩緩的運送到了台中的西邊。

引擎規律的呼吸著,我們在機車上談著價值觀與未來,談著工作與朋友

隨性的買了魯味之後,來到東海夏夜大三角的本部,傳說中的形男樓中樓。

姜樂靜先生的早期作品,呈裝著HATA、CHE、COOPER的世界

有點像是friends裡的橋段,電話一響,大家就這樣穿著脫鞋出現

好像是在吃下一個鑫鑫腸的時候,我跟王吉吉談到了社會化與社會化的裙帶關係

好想是在夾起一團王子麵的時候,王吉吉跟我談到了東京、愛丁堡、台北和台中

早晨起床我看見窗外站立著的一排水塔,刷牙的空檔我將喇吧連接上音響

是天空爆炸的 first breath after coma

吉他輕輕的刷、吉他他快快的刷..............



 

Friday, August 15, 2008

隨便說說都是真的

最近開始打壁球,看著橡皮球朝著你飛來,然後用力.很用力的揮擊過去
彈過來,回擊過去--彈過來,回擊過去--彈過來,回擊過去
竟有一些哲學的況味

我, 我想,我一定是有問題

===========

最近在水裡的時候,認真的以為
游泳.是人類假想的飛行
就這麼游著..游著
竟有一些哲學的況味

我, 我想,我一定是有問題

===========

Saturday, July 19, 2008

AUTOCAT 2008

2008autocat


繼續固執的來聊聊關於貓的事,回台灣後,貓就像是一起約好向我靠攏似的神秘的以各種姿態出現在我生活的四周,公司同事家裡養貓、公司間接性的養了三隻貓、常常去的阿則家也養了一支米克斯貓。

相對於狗,貓是有強烈的『貓格』的,愛理你的時候毫不客氣的磨磨蹭蹭,沒興趣的時候就算你百般相勸也不願近身,在人類的愛情世界裡似乎非常受用,正是女孩子們所形容的:

『很吸引人,抓不清他們在想什麼,有時候似乎很親密,卻永遠不懂他的心』

這樣子說起來,貓永遠是屬於非常站上風的物種

===============

F邊騎著車說了

女孩子永遠不會喜歡好人的,跟好人在一起幹嘛?跟好人在一起跟一條狗在一起似乎也沒什麼兩樣,喚之則來、呼之則去......跟好人在一起乾脆養一隻狗。

我默默的引伸類推

狗是人類的好朋友→難怪好人永遠是所有女生的好朋友。

第二次的電影

我聽著愛爾蘭的口音來到了電影院
看著熟悉的綠色酒瓶們 一支支的排列在木至的圓桌上

一樣的石版路 一樣的心情

男孩子騎著車依然瀟灑,車輪轉動,心也是
女孩子看著窗外依然迷人,陽光刺眼,心也是

跟朋友預約下次的咖啡聊天

回家

Friday, July 18, 2008

準備中

準備中

有太多太多的事想要寫...恩好好思考一番

Friday, July 11, 2008

全世界最棒的八件事之一

蘇格蘭

在蘇格蘭的小島上脫了鞋子,邊喝啤酒,邊一邊慢慢晃著....
很棒的照片是吧:)

Thursday, July 10, 2008

almost

almost

就快要入袋了...

來喔 來喔.....

Tuesday, July 08, 2008

夏季熱

夏季熱


如果還在愛丁堡,一定也像往常一般,在王子街花園面對著城堡喝著啤酒吧,在台灣的夜晚,下了班在Seven買3瓶79折的比利時啤酒也還不賴。

啤酒呢,就該是夏季的良伴,不喜歡啤酒苦味的女生們也請試試(非常非常的好喝阿)

點名亞當同學,請自己現身請我去喝啤酒吧(第二輪就交給我)

Monday, July 07, 2008

麻糬的滋味

the cat in filip's home

一隻叫做麻糬的貓現在正在阿則的家裡閒晃,悠閒的態度讓我羨慕,我一直叫他咪咪,反正,跟叫麻糬的反應一模一樣(另一方面則是自己很執著的認為只要是貓,叫咪咪就很對、很合)

跟阿則討論的結果,貓咪,是不願接受人所賜予的名字的

繼續固執的討論一下:

1.貓知道妳叫他,但是不願承認那個名字?
2.貓不知道妳叫他的名字,但理解妳似乎是在用某種聲音引起他的注意?
3.貓根本無所謂,反正想要找你就會自己靠過來就是了

相對於狗 貓真是奇妙且故意的生物阿

有沒有養貓的人士可以提供關於貓的叫喚方式的經驗談呢?

Friday, June 20, 2008

關於抒情文

cph 的優勢:可以將事情說得非常清楚

然後人們可以從中消化反芻之後似乎得到了些什麼


格子的優勢:可以將是情說得不大清楚

然後人們可以從中消化反芻之後似乎得到了些什麼

恩......

一樣米養百樣人

所以 地球還是由cph和格子來交替服務大家吧

(認真)

off work

off work

今天下班之後跟CPH去師大路吃宵夜,為了環保節能,覺得綠建築是個屁的哲學家皇帝在擦嘴時,硬是把百分之百純木漿製的面紙撕成兩半與我分享

這樣子的人生態度


也真是有趣

well..well..and welll....

Sunday, June 08, 2008

甜梅仙子穿絲襪

甜梅仙子穿絲襪

那是一個帶著點疏離的夜晚,與朋友撐著傘快速的逃進計程車後
台北的夜色就跟著傾盆大雨一起融化了

在遠處的霓虹招牌,順著自車頂滑落的雨水,輕輕的在玻璃上渲染成淡藍色的霧

晚上,我們要去看甜梅仙子穿絲襪

吉他的聲線與貝斯的低鳴,鼓手揮舞著鼓棒高舉過鈸

玻璃啤酒瓶與歌頌年輕的紅茶杯擦撞出聲響,我們慢慢的跟著充滿畫面感的音樂坐著腦波衝浪

我說這一切像是一場小小的電影,像是開在心裡頭的花

Wednesday, June 04, 2008

小黑復活

征戰超過三年,小黑先生的主機板在前些日子靜靜的死去,而新的主機板在付錢後、不囉唆,爽快的被工作人員快速換裝上去。

於是

一個多月沒有筆記型電腦的日子在今晚宣告終結,感謝阿則先生在現在,半夜的兩點半依然不休息的幫忙重灌的程序(有一種被3C KING處理過的電腦,會超穩當的確實感受)

真心謝謝啦,親親揪一個~~

小黑先生,請繼續和我溫存一陣,我會盡量將您的價值發揮出來
做出很棒的設計
寫出很棒的文字
熬出很有品質的夜..........

Friday, May 30, 2008

向田邦子的情書

filip照的
阿則先生在我打這篇的時候拍的/小美姊姊家的studio

謝謝小美姐姐,我悄悄地拿走了黑色架上的『向田邦子的情書』,然後在回鶯歌的區間車內靜靜閱讀。

向田邦子小姐在我一歲的時候於台灣遇到了空難,這個以暢銷廣播劇、電視劇聞名日本的作家就這樣消失了,失事的前一年才剛剛獲得日本直木賞殊榮。

愛好日本文學的我 之前完全沒有閱讀過邦子小姐的作品。

於是
在公車上、火車上、走在路上
上班、下班的途中,就這樣靜靜讀著。



N先生寫給了邦子好多好多的信。

這是好久好久以前的文字

很真實,卻確實的傳達出一種細膩的、綿密的情感

N先生喜歡在日記的末端記上一日所買的物品並標上價錢
像是: 早報¥50,火車票¥75

另外,在字裡行間,他總是會將早晚餐吃過的菜餚詳細的記下
像是:午餐: 奶油濃湯、 煎蛋、牛肉炒銀牙

文章一開始大多都是以他聆聽邦子撰稿的廣播劇後短短的心得或摘錄


分著看還沒有感覺什麼,但是將這些日常堆疊下來的濃度卻相當的厚
我們是以什麼樣的態度在寫著文字呢?
平實的生活紀錄傳遞著兩人默默相處的默契
好舒服阿,看著這樣真切的文字

闔上書本之後,南京東路的風景向後延伸

漸漸模糊

Wednesday, May 28, 2008

與安娜共度的夜晚

安娜

晚上進行所謂的移動加班,所謂的移動加班也就是雖然離開辦公室,但是還是進行那些有關公司的任務。

為了特殊的模型材料需求,來到一百年前似乎有來過的萬年大樓,對西門町的印象一直很抽離,似乎興起『那麼,來去哪裡晃晃』的念頭時,很少會以西門町做延伸的結尾。

在一堆軍用火藥倉庫模型店裡搜尋理想的夢幻素材是一件非常辛苦又有趣的的事:
『這個火箭炮的支架好像可以做特殊的欄杆耶』類似這樣的想法一直 在頭腦上方快速盤旋,『那個升降梯的升降裝置到底要用M1A1型艾布拉姆斯主戰坦克履帶還是M4 sherman坦克履帶呢?』


關於坦克的深入思考,在我之前的人生裡,完全沒有這麼的認真過

=====================

移動加班結束後,跟阿則一起去真善美看『 Chaotic Ana安娜床上之島』,晚場的電影一共才八個人,我邊喝著聽說是真善美才有的『極品藍山貝納頌』然後不誇張的以無抵抗力的姿態栽進安娜的世界裡,紐約的街頭、馬德里的藝術家公寓、手就這樣子緩慢的伸出來,劃過空氣,邊哼著歌邊思考。

Monday, May 26, 2008

卡麥蓉狄亞姊姊與三色團子

今天是星期天,慢慢的步出捷運台北車站,我穿著英國買的的REPLY牛仔褲,來自德國柏林的白T- SHIRT,手上拿著是來自日本口福堂的糯米三色團子,這時候的我思考著兩件事:

第一:我在想:『現在這個自己非常守著本分且若無其事旋轉著的地球上是不是也有人像我一樣,穿著英國買的的REPLY牛仔褲、來自德國柏林的白T- SHIRT,而且手上恰恰好也是拿著來自自日本口福堂的糯米三色團子呢?如果有的話,無論如何會想要去跟他說說話(如果是可愛的綁著高馬尾的小姐也不錯)

『嘿,真巧,你也是這樣子的今天阿』
『是阿我要去誠品買Belle & Sebastien的CD,要一起去嗎?』
『喔,我要去南京東路四段加班耶』

就這樣子的短短邂逅,非常的棒
===========

第二:就這樣,宿命性的,我突然想起了卡麥蓉狄亞姊姊
昨天晚上,我輕輕的握著方向盤,聽著FM廣播,去看我最喜歡的八大人類文明產物之一:『午夜場的電影』,是卡麥蓉狄亞 姊姊主演的What Happened in Vegas 。

卡麥蓉狄亞姊姊總是能夠帶給我非常紮實且舒適的情緒,我身處在那個小小的黑黑的神奇宇宙裡,看著卡麥蓉狄亞姊姊散發她獨特的魅力,幾乎是以很確定的語氣跟朋友們說,關於最近卡麥蓉狄亞姊姊的小品電影,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到了那個點,就會不爭氣的哭了,The Holiday 也是In Her Shoes 也是,讓我心滿意足的帶著暖烘烘的心情回家。

謝謝泥,親愛的卡麥蓉狄亞姊姊,笑容真的很棒,以後也請繼續加油。

Saturday, May 17, 2008

香格里拉在哪裡

下班

週末晚間的區間車,最後的一班

身體散發出甩不開的,有點黏膩的疲累感,這種特殊的疲累感不大好去形容,不會用什麼『巨大的疲累感就這樣席捲而來』,也不會用什麼『低著頭看著鞋尖,一點也沒勁』的方式敘述。

只能慢慢的將一整段時間發生下來的事件,輕輕的告訴你的朋友,藉著說,來釐清自己的一些情緒。

半夜。

用網路溝連英國八小時前的世界,格格、小P、黃同學。

然後我也想到了香格里拉(莫名的默契阿)

格格考試和論文壓力、黃同學的失落和賽、小P前一陣子的消沈、老J的家人健康

大家似乎都碰觸到了自己某些確實會影響心情的點

在越洋電話那有些飄渺的聲音裡,我們交換生活,然後笑著打氣

================

黃同學說:

『耳機裡黃玠問香格里拉在那裡,我想要開口用唱的回答他,開口了可是唱不出來』

================


看見這篇文章的前一晚,我正巧非常專注的聽著同一首歌,並且一面靜靜的,細細的品嚐這首歌,一路漫步回家。


我以為認真去做就能實現我的夢
以為寫首好歌走路就能抬起頭
以為騎摩托車旅行就能變英雄
現在的我 失去了衝動
(恩恩恩,心裡一邊點頭,一邊聽,一邊想著關於衝動的感覺

有才華的人唾棄金光閃閃的獎座
親愛的cobain是否也曾愛慕虛榮
希望有人衝破疑惑帶我向前走
現在的我 變的好懦弱
(恩恩恩,心裡一邊點頭,一邊聽,一邊開始輕輕跟著哼

雨會下 雨會停 這是不變的道理
夜空中 北極星 迷路的人不恐懼
我唱歌 你在聽 一切風平又浪靜
G和弦 的根音 撫平脆弱的心靈
(這邊的歌詞好簡單,但是又好溫暖,差一點被黃玠弄流淚了,而陶瓷老街上真的有星星)

我只想 牽著你 走到很遠的夢裡
小木屋 紅屋頂 地址是一個秘密
你抱著 小貓咪 藍眼睛不再憂鬱
香格里拉在哪裡 讓我們去找尋

(是的,香格里拉在哪裡,我也想了好久,不過在想到之前,小貓咪藍眼睛的畫面到底是怎麼樣呢?我拼命的想著)

Saturday, May 10, 2008

我的包包有什麼PART 1

不知道從多久之前,我就開始背著可以容納全宇宙的特大側背包,而跟挑選黑色高領毛衣、恰到好處的白色T-SHIRT一樣,要發現這樣美好的『物』,也是必須滿足許多條件的(是吧,大家也一定都有對某樣東西特別的偏執,不是這個樣子我不要的氣勢)。

明確一點的說:『想要尋覓到一種側背包,簡直像是從自己左肩膀或右肩膀延伸出來的一部份』,是用這樣的心情來挑選他的。

就像是眼鏡與冬季常穿的幾件外套一樣,天天都要隨側在旁的東西是吧,如果毫不在乎,一天一天的讓那所謂『好像不是這麼對勁』的心情默默的累積起來的話,就算是哪裡突然爆發出類似:

A平常相處起來一點問題都沒有的傢伙,將白斬雞塞進包包後丟到動物園裡鱷魚池的事件

B.規規矩矩戴著黑色寬邊眼鏡的上班族,默默將包包專滿橘子之後痛歐老闆的新聞

說實在,我也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於是

那是一個台北週末的下午,我穿著白色的襯衫,一次向上摺到上臂處後反摺7公分,(並且不管你有沒有要將袖子捲起來千萬不能夠上扣子)這是在英國唸書時,S先生很正式的教導我關於長袖襯衫的展示法,然後是非常舒適的藍色牛仔褲,刷色自然且流暢,這樣子的我,發現了那個就是他了的『宇宙植入確認OK側背包』,正在端詳的當時,從右前方慢慢走過來的女服務人員展現的態度剛剛好,讓你自在且舒服。

是濃濃的黑咖啡色,仔細一看,外部有45度延伸開來,以不同織法作為質感區分的紋路,內袋的大小與功能性良好,整體大方的外觀,每個面向都深得我心,最後但不是最不重要的,試背的時候真的有『簡直像是從自己左肩膀或右肩膀延伸出來的一部份』的真切感動。


Thursday, May 08, 2008

天空爆炸 小白兔唱片 與旋轉木馬的終端

IMG_0374

輕輕的握著腳踏車的手把,上班前聽說有一種狀態叫做『暖身』

於是

在區間車上 進行30分鐘左右的緩飄,我聽著昨天路過唱片行買的『天空爆炸』,『暖身』的狀態培養的非常的巧妙,像是跟全世界約好一起進入漆黑的長形隧道旅行 。
你可以不管別人的表情,暫時忘卻所有剩下的一切,除了當下耳機流洩出來的之外,就只是低著頭,閉 上眼睛。

到山佳站前靜靜的看著風景飄過,到樹林站時撕開養樂多的錫箔封口,這些完全不起眼的小事,也累積了生活的細節。

到了板橋站,我翻開了『旋轉木馬的終端』,就是這一本了,全世界在這個狀態就是屬於『旋轉木馬的終端』,不是『萊辛頓的幽靈』,也不會是『麵包店再襲擊』,5月8日的清晨『旋轉木馬的終端』就是與『天空爆炸』一起自然的流動在一起,是音樂呢、還是文字,兩個都好棒啊!這種美好又對味的感受,就像是安靜的跟有默契的朋友放鬆的喝著咖啡,總之,四周飄散著濃濃的,被稱為『完全正確』的命定性空氣。

下班後,來到了小白兔唱片,帶著耳機繼續聽著『天空爆炸』,坐在軟軟的沙發上,一邊緩緩的喝著Budweiser啤酒,這是夏日在愛丁堡的草原上最常喝的淡啤酒,不會太刺激,非常的順,以沙發為中心的世界出現了LOMO式 的暗角,我確實感受到一種簡單生活的美好被具體的以相片的方式呈現出來。

夏季熱。

Wednesday, April 30, 2008

威士忌的光芒

IMGP8694

IMGP8674

一切都關於一種記憶

有時候我們的記憶是可以乘裝在杯底的

而這個帶著焦糖味、果香、與初入喉的刺激感來自於島嶼

『海島風味』

四個鉛字印在黃底的酒單介紹上,字形大小是6

我們很本能的開始在周遭的空氣裡感受到泥碳那種熟悉的味道

軟軟的隱隱的.....散開

就這樣什麼也不必多說明

只要找到真心喜愛的人一起享用就夠了

只要輕輕的走進店裡

挑選當天手指劃過的年份就對了

謝謝JO和亞當

我們享受著沒說 / 沒說著享受

是吧 是吧(眨眼)
==============

Tuesday, April 22, 2008

被狗制約了的人生

CPH'S SON

昨天到小美姊姊家,我問了CPH
『恩,你以後想要過怎麼樣的生活呢?』

過了三個小時後,我來到CPH,哲學家皇帝的住處
只見他先用衛生紙擦尿,然後熟練的炒著牛肉、雞肉絲混合乾狗糧給小白熊吃

我在那一瞬間就瞭解了
現在問CPH以後想要過怎樣的生活只能說太早
貼切一點的說
這是個被狗制約了的人生

幸福嗎??
很美滿............


噢~~讓我們一起祝福他們
不亂尿尿大便的時候,真的真的好可愛耶

Sunday, April 20, 2008

溫泉蕃茄般的趴數

溫泉蕃茄

趴數,一種表示程度的用語

上禮拜跟俊同學去礁溪宜蘭泡溫泉真的很棒

一路上開著車,聊著高中到現在,超過十年的這些那些

在雪山隧道裡大唱著一首接一首的廣東歌

我想,我們累積起來的趴數,大概就像是宜蘭礁溪的名產『溫泉蕃茄』一般

紅通通的BODY非常的飽滿,然後在頂端,還是一樣的新鮮模樣。

Wednesday, April 16, 2008

記一種 ,屬於甜的快樂

失戀排行榜


上班,下班

進入公司的那一天,音樂之神告訴我
這個位子,是屬於你的


這個獨特的位子,雖然不是距離老闆最遠,但是距離音響最近

音樂之神告訴我,格子阿
是這個,妳回台灣的大禮就是這個了

大家看過失練排行榜嗎?那個開著一間小小音樂行的男主角
隨意放著自己喜歡的冷門歌曲的光景
或許他自己不覺得
但是這樣子的工作,讓好多好多的人感動
我也是


『不過就是放首歌嘛~』

是阿,就是放首歌阿

Wednesday, April 09, 2008

愛丁堡的逆襲:院子咖啡與愛瑪小姐

晚上八點:『難得的早下班』

撥了一通電話給愛瑪,愛瑪那一頭說要約在『院子』咖啡
真好

是很棒很棒的心情,見到愛瑪小姐後,小小的摩托車已經開始裝滿了說不完的話題
很厲害的爽到肚子痛的愛瑪小姐在今天找到了很不錯的工作,大恭喜:)
我們一路聊著工作與設計。

在咖啡店裡

灰毛貓翹著老高的尾巴輕輕的走,是一種過份的幽雅
黃毛貓則就這樣躺在通道的地板上,像是賴在圖畫紙的中央,誰看了都會微笑

巧遇的莊同學一點都不陌生,很有默契的瞭解我們一些發生在愛丁堡的事情

話題很自然的開展到2F1,這是一起經歷過的幸福

於是

咖啡廳裡巧到不可思議的放起黃玠的『25歲』
我和愛瑪瞬間掉進了怎麼也說不清的奇妙氛圍
開始將莊同學帶進2F1的世界

那些
關於早晨就會聽見的音樂
腹肌磨豆的特異人士
比黃小禎漂亮的黃小禎
蹲著或站著的廚房
在機場哭著寫卡片
小巴來接人的大擁抱

就這樣.....就這樣

耳邊的前奏又帶起一個我們互相交換的眼神
是COLD PLAY

你們在也懂吧,是吧(笑)

回鶯歌家裡的路上
我聽著8mmsky的『we don't even shake hands
低音貝斯的聲線跟著腳踏車輪圈的轉動頻率

共同抵制

這屬於夏夜的悶熱。

Tuesday, April 01, 2008

許舜英---我不是一本型錄

因為在一百年前,買了許舜英的--【大量流出】對她,看似筆隨意轉、充滿意念拼貼與都市流動感的文字非常的喜愛。

所以昨天瞄見放在7-11那本草綠色的I AM NOT A CATALOGUE就爽快的買下了,封面的上半部我喜歡,研究了一下應該是自己做的字型,台灣的刊物對設計對字體敏感度普遍的不足,光是這一點就夠了,可惜下半部類似INTRO的介紹在自行和文意上,感覺就有點斷開,相信是編輯要求放上去的。

OK,首先這本小冊大約花了我不到30分鐘就閱讀完畢,而且是重頭讀完,要說失望是有一點,認真思考了他的方向,肯讓我買下他,其實已經成功了一半,這本號稱搶救貧窮品味大作戰完美消費手札指南基本上就讓我疑惑,一點都不像許順英會說出來的話,喜歡川九保玲就是喜歡,喜歡有機洗碗精就是喜歡,就是這樣子而已阿。

要我來說,單純的分享自己的生活還讓人舒服些,更何況,品味和對生活中的敏銳度是自己長時間培養出來的,選擇怎麼樣的物品、用怎麼樣的頻率行走,都是自己日常累積的呈現,帶著耳機時要不要哼著小曲,喜愛有格線還是純白的筆記本都一樣。

用自己品未來搶救別人,怎麼樣也說不通

是看的更多了嗎??書中提到的13個生活場景並沒有讓我有『恩恩.....這裡太棒了,怎麼沒有去』『喔喔喔.....形容的太棒了,怎麼不知道』的情況發生,然後不得不佩服我在英國也一樣買單的設計雜誌WALLPAPER了,我有印象的,在這本別冊裡裡就提了五次以上,『恩恩..有沒有這麼喜愛啊,我一邊想一邊聽著小P給的夢露:藍色』

老實說,我是為了『品嚐』許順英的文字而買下這麼小別冊的,雖然的確沒錯他讓我在坐區間車的時候,一邊聽著929一邊輕輕的翻閱完了,以此來說,符合他放在7-11的定位,但是對一個真心喜愛的讀者來說,就真的少了那麼一點『珍惜』的感覺

這本小冊改寫與包益民在PPAPER裡的對談集,針對各自消費習慣以談天的方式推展開來,雖然談的是消費。我們也同樣消費她們的文字,但這種快速被消費的感覺令我有有點無奈。
我完全同意封底所言:『美好的生活風格,就從關於日常生活的想像展開』

不過對於這句:『本書獻給所有對食衣住行很有意見的消費者』我就只能搖搖頭。

是的,如果您要滿足很有意見的消費者:『老舜,老包,請端出細膩一點兒的菜。』

Sunday, March 23, 2008

如果長髮需要個理由

是洗頭小妹
===============

2005年出國之前,我大概留了5、6年的短髮,最一般的整理方法,也就是抹上髮雕,然後像是刺蝟一般的過著生活。

在英國懶得剪頭髮,一方面是因為短髮的造型往往一個月左右就要修剪一次,另一方面,就是很習慣將我的頭髮交由台灣某個家裡附近的設計師幫我打理(的確就是有那種,找她弄只要輕鬆的坐下來,然後一切就交給她的舒適安心,順利且愉快)

於是
在英國兩年半的日子,我從來沒有接受過所謂『英式』剪髮的洗禮,修了兩次都是同學幫忙(還有一次是用那種咖啡色柄的10元美工用剪刀)

老媽一直對我現在長長的頭髮抱持很大的意見,果真一回台灣他就開始『良性勸導』:

『唉阿又不是說 搞藝術就要留,有沒有才華又不是說靠髮型阿』

『所以長短不重要,重要是內涵,那你幹嘛這麼在意?』

類似這樣的對答,粗略估計大概不下一百萬

總算在我答應只要外出,一定梳理整齊紮好馬尾,老媽才稍稍妥協

==================

在今天,我必須要公開留長髮的理由,並鼓勵沒式過的男性同胞踴躍嘗試
那就是關於洗頭的幸福(日本的說法就是一種人生的小確幸

有別於華麗的髮型設計師,洗頭小妹是一種草根的生物
溫柔又體貼的邊幫你按摩邊輕輕的問候你
『這樣子力道可以嗎?』
『有沒有要加強的??』
『還有哪裡要多抓一下』

沒有多餘的動作,在洗頭的當下,我通常不看雜誌
也許會閉上雙眼,用全身的感官體會她們的手指悠遊在我的煩惱之中

靈巧且富有詩意,以帶著節奏感的方式

洗滌你加了一個禮拜的班附帶被老闆打槍的煩悶憂愁
透過近視300度的雙眼看著自然被柔焦化
鏡子裡洗頭小妹的身影
有這麼一瞬間
我認真的以為
他們在我心裡留下的,是一滴眼淚

完全是站在你這一邊
她們抱著一種謙遜可人的姿態
用生命幫你潤絲,用愛和關懷幫你調節水溫

光是可以坐著,就讓我讚嘆不已
『怎麼都不會流下來呢?』
我一邊思考,一邊享受著髮際周邊的太陽穴拇指按摩
她那兼容並蓄的指法,劃著小圈......
雖然身處長寬不過4X5的小髮廊,我卻能夠清晰的一窺宇宙的遼闊

洗頭在家中這種千篇一律的平凡動作,完全被昇華到阿爾卑斯山了

==============

你也許會問,短頭髮的男生也可以去洗頭阿
不過對我來說,短短的頭髮不修理,而跑去說
『今天只想洗頭.....』
怎麼樣都有點『那個』吧

而相較之下長頭髮完全就是有堂堂正正的氣勢
正面對決的在店裡大吼
『洗頭髮外加熱油瞬間護髮』也完全沒有問題

再來是髮量的問題
短短的毛髮怎麼樣洗也不帶勁
再好的廚師也是要『有料』,也才能烹飪出一道美麗的佳餚是吧
據我親身的體驗,長短頭髮洗起來的感受完全不同
硬要形容
大概就是
『A跟B』的差別吧


『A跟B』這邊先讓大家填
形容的太棒的有獎
=====================

這麼樣銷魂的過程只要一百五

確確實實的推薦給大家!!!!!

Friday, March 21, 2008

搖滾樂能不能貼近我們的靈魂

我想
是可以的

=============

簡短說明一下
首先,很多朋友還不知道,我已經回台灣了(其實也真的忙到沒有機會跟大家聯絡)
現在開始正式進入『設計』這個產業
上星期天的晚上半夜回來
星期一,隔了八個小時,我已經坐在辦公室了
(半夜時差先生來陪我,很有義氣的陪他到早晨)

上了四天的班,正好一個破在眉梢的的大案子向我伸手問好
而我也用連加四天的班向他敬禮致敬
保持著好朋友的關係,並且感情持續加溫

===================
好的,再回過頭來說說音樂
說真的,如果沒有我的黃蜂大耳機陪伴我通車
世界的彩度會下降許多

這個在我開始聽英搖時的知識充電站
『音速青春』的站長也問過自己這個問題
我沒有答案,在愛丁堡的時候雖也有聽到喜愛的音樂頭皮發麻的光景
但是要說真有點被『PUNCH』到,也不是這麼賭定

但是今天,在區間車往台北的途中
我正聽著Dove的『words』
天空灰藍
沒有下雨

然後是節奏分明的的吉他


閃電般的一刷,我真的就差點哭了
然後是合起書本,抽離宇宙般的享受

三分多鐘後

呼了一口長長的氣

的的確確的被貼近了啊

毫 無 保 留

Thursday, March 13, 2008

juice monkey

juice monkey

要真說離開愛丁堡前有沒有甚麼覺得一定要做的事,有的,是關於一段往後怎麼也忘不了的旅程。

就像是一場要跟蘇格蘭告別的儀式一般,艾雷島的旅行結束後,真的就沒有什麼遺憾了
(什麼?妳問我格格留在這邊的事呢?喔,那比遺憾還要深邃多了......)

===============

很捨不得的是2f1的空氣

一個將FLAT當成家的過程是有趣的,更何況那些關於家的延伸呢:

以前,不管搬到哪裡,總是能夠幸運的能在家裡的四周找到一兩間真心喜愛的咖啡廳,窩著看書都會瞇瞇的笑:史塔克橋的家邊咖啡,IONA ST.的V維多利亞小酒吧。
是一種小範圍的愛丁堡的區域認同,這種區域認同跟熟不熟悉這個地方完全不一樣喔,各位。

如果要提到錄影帶店之家的後方,雖然瞭解貝克漢咖啡的咖啡香氣,也喝過在BANK of Scotland過去五六步的早餐店那需要濾網的講究紅茶,但是不是:『恩,那麼就去那裡吧,的感覺』


搬家,回台灣,然後又搬家,短短的日子裡,實在是很難建立起圍繞在2f1周遭的生活形態,問了小P關於2f1附近的Juice Monkey怎麼樣,才發現每次經過的這家果汁加internet服務的小咖啡,是以前我們愛瑪大頭目『無網』時期的集散地。

『不知道這張椅子愛瑪有沒有坐過』
邊這樣想的時候,桌邊的是一杯熱拿鐵和依然充滿香氣的香草檸檬MUFFIN,耳邊響起的是不知那個團的soft rock,而馬克杯上的猴子彎著大大弧度的笑臉望著我

唉阿,還是會有一點鼻酸的啦

==============

ps: 在Juice Monkey有一件有趣的事,因為是擁有無線網路的咖啡,大家都很有默契的盯著螢幕,偶而抬起頭來鬆鬆膀子的時候,會發現有一種大家都好認真阿的奇妙場景,真的真的喔。

請住在附近的朋友一起來試試看這一家擁有窺看大家忙碌功能的特色店。

Thursday, March 06, 2008

她們都愛_ 愛丁堡

love edin

well.....very much indeed

一個是在愛丁堡居住超過八個月的留學生
一個來的次數也不算少了

這樣子的她們,在Waverly station前的公車站牌照相還可以有這麼大的反應

各位同學就應該瞭解為什麼我這麼喜歡愛丁堡了吧

這一切 都是因為愛阿


PS:後面的背景是有名的愛城天際線局部

Monday, March 03, 2008

花蓮有花

花蓮有花


花蓮有花

對,這就是關於這個旅行的意義

因為花蓮有花,所以一定要去

================

也許很多人不知道,不過花蓮之於我,一直是很重要存在,十年前在張維真小姐的號召下,花蓮幾乎就變成了我心目中台灣後花園的象徵:

曾經在設計課做不出來的晚上打給格格,然後搭早上六點的火車到花蓮,租了摩托車,就這樣騎到太魯閣野餐,當天來回也不嫌累。

當兵前,曾經背了大背包,戴著斗笠,走了六天五夜,從太魯閣口走到合歡武嶺,回來時帶著那麼一點心滿意足。

出國前,曾經開著老爸的車帶著格格進出大雪山、夜宿回頭灣,是的,很多很多的回憶碎片。

================

花蓮像是一個事件的出口:出國前、回國後,也像是一場告別的儀式,好像是看過那一拳打過來似的碳酸鈣岩層和綠色的清透溪水之後,一切就可以了





有別於以往的熱血苦行,這一次的花蓮之旅就在美景、便車與數不盡的吃吃喝喝中結束。

PS:想想早在出發前新成站水溝邊看見的野豬的那一剎那,就預告了我們這次的養豬之旅

Sunday, March 02, 2008

台北˙好朋友˙抓腳去

抓腳 copy



在台北的那天,我到現在還清楚的記得:

先是在捷運的出口等著小修同學,是一件粉紅色的大衣和會走會『喀、喀、喀』響的鞋子

海邊的卡夫卡外邊下著雨,初次見面的小官同學被我認為穿的非常的專業。

因為是同樣是在國外念藝術的背景所以格外的親切。

因為荔枝口味和哈密瓜口味的北台灣啤酒→精釀了的氣氛,大家突然就很『順』的聊開了

還沒有變熟就立志要變酒友,愛爾蘭的奶酒配著蘇格蘭的裝置藝術簡報。

巧的很甜:

這次的聚會很有默契的變成高中時期的好朋友見面會,小官同學與曹小修,阿俊同學與我,這是一種十年份以上的厚度。

於是結束咖啡館的旅程,晚餐大家在易牙居邊吃著蝦鬆,一邊幫對方的笑話打分數:一提起評分的事情阿,一切都變嚴格了,最好笑的笑話好像只有三分吧!我的老天!!(苦笑)。

酒足飯飽要幹嘛呢?

想到:如果大家一起去抓腳,應該會是一個很『厲害』的體驗吧,比起『今天跟好朋友去唱歌』,『今天跟好朋友一起去抓腳』,在未來怎麼想都會比較有趣。

大家很有興致且捧場的前往抓腳的路上,花了點時間找路,下一個回憶的畫面,就直接跳到大家換好了抓腳專用的褲子的畫面,躺在很舒服的椅子上等師傅『開工』,一邊忍著穴道被按著的酸麻,一邊趕緊照了幾張照片,很舒服的享受著師傅小平頭下流露的溫柔手勁,一邊納悶著阿俊同學怎麼可以一直跟師傅聊NBA。

結束了過後,好像腳被換過一樣似的,皮膚變的好好,連走在路上都有浪費了的感覺,總之就是一種:按完腳後,腳就不是腳了,而是『尊貴的腳』,一點點都沒有誇張喔,真的是這樣子沒有錯,四個人走在市民大道上,聊著抓完腳後的種種感受,好像是有人這麼說吧:這時候應該是居酒屋,愜意且慵懶。

留到下次吧,my dear friends,捷運先生幫我們預留了下一次的美好,他盛裝了好多灰姑娘的舞鞋,氣氛再棒,腳再尊貴,也請十二點前回家。


往愛丁堡


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在絲毫不想要思考的狀況下,首先選擇了如果向人說起,會感非常之羞赧的好萊塢YA青春校園電影(但是因為劇情爛到令我開始思考會什麼會這麼爛,違反了不想用腦的初衷而作罷)接下來看了一部描述老人們重新組團復出的中年青春輓歌(韓國)、一部空手道師傅死亡前留下的黑帶繼承故事(日本),再加上看了十分鐘就因為飛機降落被中斷的童話屋故事,我就這樣到了阿姆斯特丹。

頭很油、眼睛有點酸、背包很重,左手抓來了一輛小推車,就這樣盡量讓自己呈現悠悠哉哉的狀態,推向有蒼蠅圖騰的小便斗,將眼鏡重新擦拭乾淨,阿姆斯特丹機場已經像是我家的後花園一樣了,出國這兩年間,好像也『路過』七、八次了吧。

我就這樣一路推著小車,左邊繞進去吃了三種不一樣、來自不同牧場的黃澄起司,右邊繞出來吃了來自瑞士,純鮮奶的白巧可力(上面的幸仁果爽脆爽脆,還沾了一層薄薄的細緻白砂糖),隨意看著免稅商店的物品,暗自在心裡罵著隔壁壽司攤怎麼研究都是廉價壽司的組合為什麼可以在荷蘭搖身一變,擁有超凡的身價,生魚片明明沒有發著光,醋飯也散落在盤子的四周,令人無奈的是,生意還真好。

還是找個小桌休息吧,往愛丁堡的飛機誤點加上行班連接的不順,這四個小時的後花園之旅可以預見非常的漫長。


好想念愛丁堡

Thursday, February 28, 2008

台灣到愛丁堡的距離

明天晚上的十點二十分,華航CI0065次班機的鉛字打在綠色的機票上,又是一趟從台灣飛去愛丁堡的旅程。


聲音

『離開』是一個很奇妙的狀態,我們總是會在異地遙望遠方,明明是遠離卻又更貼近,在台灣的房間裡,我總是很自然的重複播放著黃玠的二十五歲,那是我跟愛瑪小姐離開愛丁堡之前,家裡的FLAT【2f1】 常常放的歌曲,很巧的,它就是這麼碎唸著過又過了一個夏天,又過了一個冬天的時間之歌。

眼睛
怎麼都想要去的花蓮終於還是去了,看著大理石的岩脈蜿蜒,心中卻浮現起高地的公路,就是那種左邊右邊都是山,然後剩下的是你和那一台小小的白色的車。

氣味
在朋友邀約去的咖啡館喝下來自愛雷島的PC6威士忌好想好想哭,JO和亞當都好想給他們一個大擁抱,什麼都不想要思考了,看到裝威士忌的鐵罐子之後我就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手心一直冒汗,哪是一種致命的鏈結,空氣中的酒香讓我輕飄飄的,從舌尖到咽喉,從胸口到暖暖的胃,台大的藝術博士生也好、超音波震盪出來的綿密啤酒泡沫也好、新買的腳架也好,都不想要太過熱情,因為PC6,前面的這杯小小的PC6。

==================




我好像已經知道,等我過去的時候,我會開始想念的事

Tuesday, February 12, 2008

手稿三枚【三種才發現的狀態】

grid2

grid1

grid

24分鐘【半戶外的區間車】

什麼時候開始,『電聯車』已經改名叫做『區間車』了
從鶯歌火車站出發到台北只要24分鐘
大概是我從愛丁堡的新flat走到威佛利火車站的距離

====================

今天,在火車上的窗戶開了巴掌寬的縫
24分鐘裡
我覺得自己在一個充滿『氣息』的半戶外空間

車輪摩擦軌道的聲音
穿著鮮豔的女孩子嬉鬧的片段
熟悉的風景
經過地下隧道的黑暗沈默

這是一個具有『可逆』傾向的神秘場所
妳可以身體逐漸向北
卻想像南方

Friday, February 01, 2008

jet lag 之神與7-11

艾瑪捎來email說:『唉阿!! 一點都沒有時差耶』
我豪不客氣的也回了:『唉阿阿 我也是喔 真奇妙阿』

結果jet lag之神今晚就毫不客氣的找上我了。

一個半夜三點完全睡不著的尷尬狀態

=================

台灣的台味真的太讚了
故事是這樣的

在這飄雨的一月末期

聽媽媽的話去7-11買了一瓶烏醋後,結帳的7-11的小妹妹居然...........










『拿給我一支吸管!!!!!』





『拿給我一支吸管!!!!!』
『拿給我一支吸管!!!!!』
『拿給我一支吸管!!!!!』
『拿給我一支吸管!!!!!』




====================


是要我練軟骨功ㄋㄧ(屏東腔)

Wednesday, January 30, 2008

馬不停蹄的鄉愁

我就這樣

馬不停蹄

馬不停蹄

馬不停蹄

的回到家了

Monday, January 21, 2008

紐約冬季蘋果咬一口:一瞬間的美好

一瞬間的美好

零下的街

先是將壽司的醋飯承裝在一個小小圓弧的不知名美好容器裡,然後倒扣在晃亮潔淨的白瓷盤上,Chef用鋒利的 鋼刀將銪魚先生無聲的默默支解開來,一片,然後再一片,沒有多餘的動作。

我知道,眼前實木褐色的小吧台一定在銪魚生魚片蓋放上桌的時候發著光。

一定有的。

來自北投在這邊打工的服務生雖然回不去了,但是,這家叫做MISO的日本料理亭,真的好吃極了,他溫暖了一 個單身的旅人,零下兩度的腳指,零下兩度的手指,還有那逛完書店之後,飢腸轆轆的胃。

Wednesday, January 16, 2008

奈良美智先生來了

IMGP7107

奈良先生的大眼人娃娃們已經正式住進英格蘭newcastle的botic美術館裡,他們出沒的位置散居工作人員辦公室、幼兒休憩區、和教育網路中心。


於是
英國的小朋友從現在開始就可以在邊玩耍的時候邊看著大眼娃娃坐在涼椅上無奈的癟著嘴。

聽說,就是這種不知道在無奈什麼奇妙氣氛,讓奈良先生筆下的娃娃這麼的迷人,也許,無奈也是可以全球化的。

Monday, January 14, 2008

終於悲傷的創作人

終於悲傷的外國語,是一本我認真喜歡的書,是村上先生在普林斯頓大學生活的幾年間所累積出來的隨筆,裡面細膩的文化觀察和作者消化生活後的獨白,讓我常常一邊捧著書本,一邊剪黏拼貼自己的生活環境,生活經驗,和異國之間的文化想像,而且每次讀,都會有『恩恩...是這樣子沒有錯』或是『如果放在台灣的話,也許就會變成這個樣子』的想法。

然後,很想要說的,一定想告訴大家的是:

村上在『大學清高主義的衰亡』這篇文章中提到的觀點,這邊摘錄一段我看完後心理感受很深的文字。

================
by 村上/ 翻譯:賴明珠

資訊還沒咀嚼就急著先吞下,感覺領先於認識,批評領先於創作。我並不是說這樣子不好,不過老實說真的很累。雖然我這個人向來跟這些尖端風潮的競爭不大有關係,不過光從遠遠看著那些神經質的活著的人的姿態就已經很累了。這完全可以說是文化上的燒田農業。

大家集合起來一起把一塊田地燒光以後,又一起遷移到另一個地方的下一塊田去。走掉以後有一陣子連草都長不出來。
本來擁有豐富而自然的創造性才華的創作者,應該是花很長時間慢慢的在自己的創作領域腳底挖掘下去深耕才行的人,念頭裡卻只想著怎麼樣才能不被燒掉還能生存下去,或只想著怎麼樣做看起來才比較好看,不得不這樣活動,這樣活著。這不叫做文化上的耗損,又該就做什麼呢?

===============

身為一個大建築系畢業背景,出國念藝術碩士,現在正在找工作的我,讀來感觸真的非常深,以愛丁堡碩士留學生為例:拿到碩士後直接回台灣的學生非常的多,以我的眼睛來看,簡直就有『這些傢伙的未來,明確的像是毛蟲會變成蝴蝶一般』的體認。

我有時候會用一種認真的角度去想像,藝術學系學生的未來比較起來真的是撲朔迷離,一邊是好多的夢想與探索,一邊是很簡單的,我們說叫做『現實』的東西,

用投資報酬率來看明顯的處在一種尷尬的圈圈裡。

先說是時間花的比人家長,MFA的學歷在英國需要花費兩年,相較起其他學系一年就可以讀完的情況來比,投入的時間和金錢都相對的多,再來說到留學生大概會互相問的話:『回台灣要幹嘛?』『之後要找什麼工作?』藝術學院的學生們說真的還真不知要怎麼回答,大概是一句『let's see how it goes』草草帶過。

而花的時間比較長,回收的過程大概需要更長


說真的,藝術創作這件東西絕對是需要時間來消化的,求學生涯大部分都是第一年一直在試、一直在試,第二年運氣好可以發展出其中一個較完整的概念就不錯了。這樣子我的我們,沒有什麼好說,大家都一樣,就這樣被拋進所謂『現實』的環境中。

如果說,這個『現實』等同於如何獲取金錢,而且這種『現實』有個明確清晰的列表的話,那麼從最後一頁開始翻,大概一下子就會找到藝術家或著創作者們的電話了吧。

如果說,這種『能力』是必要且『合適』在社會中發展的,這個資本的價值觀就會被集體建立出來,對我來說,非常容易理解。

然後我們再去看這一段話:

本來擁有豐富而自然的創造性才華的創作者,應該是花很長時間慢慢的在自己的創作領域腳底挖掘下去深耕才行的人,念頭裡卻只想著怎麼樣才能不被燒掉還能生存下去,或只想著怎麼樣做看起來才比較好看,不得不這樣活動

所謂的知識份子,都應該瞭解這些經過時間沈澱下來的什麼,真正可以說得出寶貴的部分的產值,卻被一種更堅強有利的價值觀快速的壓縮,在瞭解世界運轉的體系後,大家也以一種,是阿,『現實』這個東西是要去學著面對的啊?

但是學著去面對不被燒掉的心情光想就有點無奈。

於是

坊間開始出現了一系列的『創意產業XXX相關』
出書了,也演講了
如何用創意賺錢
藝術家如何運用創意成就一個市場
文化創意『產業』要怎麼玩
村上隆的笑臉花朵開始開在地球的每一個角落

這是一個教導藝術家如何運用自己的才華來面對這一個『現實』的解套教材。

可是

這些教材,說穿了也許可以讓創作人變聰明,變的更游刃有餘,但就我來說,還是有一點悲傷的,因為出發點大概就是:『嘿妳,這樣可以讓大家快速的喜歡你喔』
或是,『我們也是可以很厲害的啊』

這些東西跟創作的本質好像不是同一國的不是嗎?

坐在火車上的我面對著大面的明亮窗戶和說不出話來的雪景,除了喀喀喀的拍照,好像也說不出什麼來。

Sunday, January 13, 2008

冬季蘋果咬一口:我的踢雞貝

我的踢雞貝

tizzy bac




甚麼是屬於紐約的歌?如果妳們這樣子問我

我想會是踢雞貝吧(Tizzy bac)那些黑鍵白鍵開展出的音樂旋律
真假音之間的快意轉化

恰恰好和眼前大面玻璃窗外飄起綿密白雪的小紐約互相調和

我低頭看了一下IPOD 上的曲目



原來是The falling summer啊,這麼輕快流暢的節奏,跟紐約小姐的脾氣一模模,一樣樣,我幾乎要用跳起來的姿態走在紐約的 街頭

就是你了,親愛的踢雞貝

PS 現在放的則是貓鞋夫人

Friday, January 11, 2008

冬季蘋果咬一口:阿姆斯特丹

阿姆斯特丹

lamen

你知道嗎?
『阿姆斯特丹』聽起來就是特別厲害,非常的有氣勢,對我來說,根本就是某種『星球』的名稱啊! !

在阿姆斯特丹的機場,有兩件事讓我印象深刻,一個是有日本師傅站台的圓弧形拉麵吧:

說起外國的日式料理店,根據經驗法則我歸納出了一個結論:
如果料理台上清一色的是西方面孔,那麼他們的食物大概也就完蛋了,湯頭大致上可以形容為,『上過咖啡色的鹽 巴水』。

奇妙的是,這樣子不好吃的料理,在英國卻很吃得開,生意好的很,老外們排隊上連鎖日式拉麵店『WAGAMA MA』,享受難吃的拉麵(而且一定要配紅酒),這種奇妙的飲食邏輯,至今依然令我百思不解,就像是西方人上 中國菜館,經常可以發現菜單上有為他們準備的『炸薯條』,而在妳開始皺眉困惑時,隔壁桌已經在點了酸辣蝦後 ,接點了兩份大薯,而在點了玉米雞丁濃湯後,開了一瓶紅酒........

well,OKOK,回來阿姆斯特丹機場的日式料理亭,弧形木桌的下方,有那種假的塑膠展覽用食物,人 家的"thin cut pork lamen"可是真的騙得非常薄啊,回程有剩下的錢在來去吃吃看吧。

另外一件事,就是機場裡廁所的用小便斗:

這邊的小便斗一字排開都可以發現在下凹處都有一隻印上去的蒼蠅,搭了很久的飛機,大家都超開心的往他身上狂 射,十足快意,不知道女生那邊有沒有妙招??

Thursday, January 10, 2008

冬季蘋果咬一口:趴下還是唱歌

趴下還是唱歌

情緒的量

嘴巴很乾,非常的乾。
這是前往紐約的KLM飛機,怎麼都睡不著,跟往常不一樣的睡不好,焦躁的動來動去,腳也忽然找不到擺放舒適 的位置了。
拉拉荷航獨有的藍紅相間的大毛毯,鬆了鬆肩膀。
然後,我突然想起了
趴下或是唱歌。


是一台很大的飛機沒有錯,如果說,交通工具可以準確的計算出乘載的情緒量,那麼,飛機所載的含量,簡直是超 級多阿

而且,是好複雜的啊,因為要乘坐的時間相對的長,過了一下下的安靜狀態後,心裡就會開始從不知名的某處開始 胡亂的東想西想,說到這,還得感激在旁邊睡大頭覺的傢伙,好在有他們阿,稍稍稀釋了滿滿一飛機的情緒哩,喔 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