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4, 2008

終於悲傷的創作人

終於悲傷的外國語,是一本我認真喜歡的書,是村上先生在普林斯頓大學生活的幾年間所累積出來的隨筆,裡面細膩的文化觀察和作者消化生活後的獨白,讓我常常一邊捧著書本,一邊剪黏拼貼自己的生活環境,生活經驗,和異國之間的文化想像,而且每次讀,都會有『恩恩...是這樣子沒有錯』或是『如果放在台灣的話,也許就會變成這個樣子』的想法。

然後,很想要說的,一定想告訴大家的是:

村上在『大學清高主義的衰亡』這篇文章中提到的觀點,這邊摘錄一段我看完後心理感受很深的文字。

================
by 村上/ 翻譯:賴明珠

資訊還沒咀嚼就急著先吞下,感覺領先於認識,批評領先於創作。我並不是說這樣子不好,不過老實說真的很累。雖然我這個人向來跟這些尖端風潮的競爭不大有關係,不過光從遠遠看著那些神經質的活著的人的姿態就已經很累了。這完全可以說是文化上的燒田農業。

大家集合起來一起把一塊田地燒光以後,又一起遷移到另一個地方的下一塊田去。走掉以後有一陣子連草都長不出來。
本來擁有豐富而自然的創造性才華的創作者,應該是花很長時間慢慢的在自己的創作領域腳底挖掘下去深耕才行的人,念頭裡卻只想著怎麼樣才能不被燒掉還能生存下去,或只想著怎麼樣做看起來才比較好看,不得不這樣活動,這樣活著。這不叫做文化上的耗損,又該就做什麼呢?

===============

身為一個大建築系畢業背景,出國念藝術碩士,現在正在找工作的我,讀來感觸真的非常深,以愛丁堡碩士留學生為例:拿到碩士後直接回台灣的學生非常的多,以我的眼睛來看,簡直就有『這些傢伙的未來,明確的像是毛蟲會變成蝴蝶一般』的體認。

我有時候會用一種認真的角度去想像,藝術學系學生的未來比較起來真的是撲朔迷離,一邊是好多的夢想與探索,一邊是很簡單的,我們說叫做『現實』的東西,

用投資報酬率來看明顯的處在一種尷尬的圈圈裡。

先說是時間花的比人家長,MFA的學歷在英國需要花費兩年,相較起其他學系一年就可以讀完的情況來比,投入的時間和金錢都相對的多,再來說到留學生大概會互相問的話:『回台灣要幹嘛?』『之後要找什麼工作?』藝術學院的學生們說真的還真不知要怎麼回答,大概是一句『let's see how it goes』草草帶過。

而花的時間比較長,回收的過程大概需要更長


說真的,藝術創作這件東西絕對是需要時間來消化的,求學生涯大部分都是第一年一直在試、一直在試,第二年運氣好可以發展出其中一個較完整的概念就不錯了。這樣子我的我們,沒有什麼好說,大家都一樣,就這樣被拋進所謂『現實』的環境中。

如果說,這個『現實』等同於如何獲取金錢,而且這種『現實』有個明確清晰的列表的話,那麼從最後一頁開始翻,大概一下子就會找到藝術家或著創作者們的電話了吧。

如果說,這種『能力』是必要且『合適』在社會中發展的,這個資本的價值觀就會被集體建立出來,對我來說,非常容易理解。

然後我們再去看這一段話:

本來擁有豐富而自然的創造性才華的創作者,應該是花很長時間慢慢的在自己的創作領域腳底挖掘下去深耕才行的人,念頭裡卻只想著怎麼樣才能不被燒掉還能生存下去,或只想著怎麼樣做看起來才比較好看,不得不這樣活動

所謂的知識份子,都應該瞭解這些經過時間沈澱下來的什麼,真正可以說得出寶貴的部分的產值,卻被一種更堅強有利的價值觀快速的壓縮,在瞭解世界運轉的體系後,大家也以一種,是阿,『現實』這個東西是要去學著面對的啊?

但是學著去面對不被燒掉的心情光想就有點無奈。

於是

坊間開始出現了一系列的『創意產業XXX相關』
出書了,也演講了
如何用創意賺錢
藝術家如何運用創意成就一個市場
文化創意『產業』要怎麼玩
村上隆的笑臉花朵開始開在地球的每一個角落

這是一個教導藝術家如何運用自己的才華來面對這一個『現實』的解套教材。

可是

這些教材,說穿了也許可以讓創作人變聰明,變的更游刃有餘,但就我來說,還是有一點悲傷的,因為出發點大概就是:『嘿妳,這樣可以讓大家快速的喜歡你喔』
或是,『我們也是可以很厲害的啊』

這些東西跟創作的本質好像不是同一國的不是嗎?

坐在火車上的我面對著大面的明亮窗戶和說不出話來的雪景,除了喀喀喀的拍照,好像也說不出什麼來。

3 comments:

小駱馬 said...

(thumb up!!)

wa said...

格子
講的我又更加悲傷起來

每次好想也好像朝著目標前進
雖然很遠 可是也總算開始
但身邊總是有人用拳頭不斷揮擊過來
一句句 你不知道現實呀....
就算不斷閃躲 難免還是被碰撞到
我那堅強又軟弱的心

大概我最想聽的是 你要努力喔 你要堅持喔
就算現實真的那麼殘酷
可以試一試 就要勇敢試一試
我會支持你的
因為試過了 就算繞走了一趟冤枉路
但沿途你看到的風景 永遠是難得可貴的

inesuu said...

相形之下
面對的現實像是被巨人的影子遮蔽一樣的迫人與不免驚恐
但是我不擔心的是
你還是願意誠實不閃躲的看見這些必然
那就把它當作「變成亮晶晶」的
橡皮擦吧....


加油!(乘以一千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