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06, 2008

初雪

初雪

新年才剛過,愛丁堡就飄起了一場白雪,路人縮著脖子低頭快步走過,我從窗台前看得非常清楚,雪花就這樣飄著,好像一場夢境一樣,撥了手機給同在這異國的好朋友後,我撥了電話回家,想要告訴他們這關於愛城初醒的浪漫,同時也是因為手機裡出現了兩通父親打來的未接來電。

電話一通,是媽媽略帶顫抖的『耀邦阿?!』

======================

白雪好像飄進了我的腦海裡,突然就是這麼的抽離,這麼的冷,我不敢相信的掛完了SKYPE的電話,然後不管是誰在身邊都再也忍不住的大哭,
是很久都沒有這麼哭過的大哭。

======================

那是台灣晚上的十點左右,患有癌症的姨丈公,那個一向很關心我們每個小孩的姨丈公,他撐不下去了,醫生在與家裡的人討論過後,也許只剩下氧氣罩,姨丈公留著淺淺的一口氣,隨著家人回家去了,打電話回家的時候,媽媽,爸爸都在旁邊,在姨媽家幫忙,陪著大家,陪著姨丈公度過最後的幾分鐘...........

======================

一直瞭解爸爸面對死亡的語氣,那是一種慢慢吐出字句的哀傷,從阿公過世的那些前後日子,到邱叔叔離開人間,一直到前幾天,姨丈公離去的夜晚,老爸總是很冷靜的用最少的字句跟我交代必要的事情後,將電話拿給媽媽。

媽媽的悲傷,我更能理解,因為媽媽是藏不住感情的人,從她的聲音我就可以聽出他忍住哽咽的情緒,跟我說明事情的經過。

姨丈公對媽媽是很特殊的長輩,姨丈公對媽媽的好,我是從媽媽那裡聽來的,更何況是媽媽自己的感受呢??

小時候,阿媽認為女孩子不需要讀這麼多書,讀完國中之後就不打算供給媽媽學費繼續進修,姨丈公把媽媽叫過來,確認媽媽想要唸書的心願之後,就拿出一筆錢交到媽媽的手裡,叫媽媽要努力,讀書就要好好的念,用心的念。

於是

媽媽很爭氣的成了一位教書經驗超過三十年的小學老師,以前交過的小朋友很多都已經是第二代了,從醫院的主治大夫到賣水果的王叔叔,媽媽的學生很多很多,在鶯歌街上,大家都喊他老師。

沒有姨丈公,媽媽很有可能就這樣走上完全不同的人生。

=========================

我哭了,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好像也不能怎麼辦,除了在心中飄過一百萬次的姨丈公的總總,就是慌張和不捨,全都攪在一起了,好像外面的白雪,一直飄著,好像前一分鐘和後一分鐘一樣,什麼都沒有改變。

我的腦海裡閃過C小姐的心情,其實我很能體會。

留學在外的我,這時候能怎麼辦呢?(好像一點都不能怎麼辦),大哭完之後,我又撥了一通電話給爸爸:『老爸,幫我跟姨丈公說聲,我快要回去了,一回去就去看他好不好?』
掛下電話後,是沒頭沒腦的自問自答:

明明去年回英國前剛動完手術,不是有好轉嗎??
印象中超愛吃牛排的姨丈公真的離開了嗎??
怎麼會這樣,去年回國前邱叔叔才離開,一樣的場景又來一回??


高小慈對我說:『到我們這個年紀,會遇到越來越多的離別。』
我們要學著面對

=========================

想到還是會有些難過,不過相信姨丈公脫離病痛也許會更快樂
在這邊要對大家說
好好照顧身體OK?

上了年記得長輩們,要記得享受自己的人生,身心都要健康
身邊一堆親愛的且有才華總是忙於設計的朋友們,熬夜少一點點,要注意飲食
有夢想要努力也要好好的對待自己
並多關心身邊的家人



是2008年的初雪

4 comments:

c小姐 said...

我看著看著都要哭了....

amanda said...

姨丈公走得安詳~別掛心!他也不再有病痛了~

Angel said...

不哭..

CPH said...

人生,有那麼一塊不算小的部分,充滿著哀傷與憂愁,怎麼也拿它沒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