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02, 2008

台北˙好朋友˙抓腳去

抓腳 copy



在台北的那天,我到現在還清楚的記得:

先是在捷運的出口等著小修同學,是一件粉紅色的大衣和會走會『喀、喀、喀』響的鞋子

海邊的卡夫卡外邊下著雨,初次見面的小官同學被我認為穿的非常的專業。

因為是同樣是在國外念藝術的背景所以格外的親切。

因為荔枝口味和哈密瓜口味的北台灣啤酒→精釀了的氣氛,大家突然就很『順』的聊開了

還沒有變熟就立志要變酒友,愛爾蘭的奶酒配著蘇格蘭的裝置藝術簡報。

巧的很甜:

這次的聚會很有默契的變成高中時期的好朋友見面會,小官同學與曹小修,阿俊同學與我,這是一種十年份以上的厚度。

於是結束咖啡館的旅程,晚餐大家在易牙居邊吃著蝦鬆,一邊幫對方的笑話打分數:一提起評分的事情阿,一切都變嚴格了,最好笑的笑話好像只有三分吧!我的老天!!(苦笑)。

酒足飯飽要幹嘛呢?

想到:如果大家一起去抓腳,應該會是一個很『厲害』的體驗吧,比起『今天跟好朋友去唱歌』,『今天跟好朋友一起去抓腳』,在未來怎麼想都會比較有趣。

大家很有興致且捧場的前往抓腳的路上,花了點時間找路,下一個回憶的畫面,就直接跳到大家換好了抓腳專用的褲子的畫面,躺在很舒服的椅子上等師傅『開工』,一邊忍著穴道被按著的酸麻,一邊趕緊照了幾張照片,很舒服的享受著師傅小平頭下流露的溫柔手勁,一邊納悶著阿俊同學怎麼可以一直跟師傅聊NBA。

結束了過後,好像腳被換過一樣似的,皮膚變的好好,連走在路上都有浪費了的感覺,總之就是一種:按完腳後,腳就不是腳了,而是『尊貴的腳』,一點點都沒有誇張喔,真的是這樣子沒有錯,四個人走在市民大道上,聊著抓完腳後的種種感受,好像是有人這麼說吧:這時候應該是居酒屋,愜意且慵懶。

留到下次吧,my dear friends,捷運先生幫我們預留了下一次的美好,他盛裝了好多灰姑娘的舞鞋,氣氛再棒,腳再尊貴,也請十二點前回家。


1 comment:

momo 小姐 said...

這篇的照片跟文字都好可愛噢
雖然這種奇妙體驗被你搶走第一名
但也弄得我也很想烙人去抓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