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8, 2008

台灣到愛丁堡的距離

明天晚上的十點二十分,華航CI0065次班機的鉛字打在綠色的機票上,又是一趟從台灣飛去愛丁堡的旅程。


聲音

『離開』是一個很奇妙的狀態,我們總是會在異地遙望遠方,明明是遠離卻又更貼近,在台灣的房間裡,我總是很自然的重複播放著黃玠的二十五歲,那是我跟愛瑪小姐離開愛丁堡之前,家裡的FLAT【2f1】 常常放的歌曲,很巧的,它就是這麼碎唸著過又過了一個夏天,又過了一個冬天的時間之歌。

眼睛
怎麼都想要去的花蓮終於還是去了,看著大理石的岩脈蜿蜒,心中卻浮現起高地的公路,就是那種左邊右邊都是山,然後剩下的是你和那一台小小的白色的車。

氣味
在朋友邀約去的咖啡館喝下來自愛雷島的PC6威士忌好想好想哭,JO和亞當都好想給他們一個大擁抱,什麼都不想要思考了,看到裝威士忌的鐵罐子之後我就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手心一直冒汗,哪是一種致命的鏈結,空氣中的酒香讓我輕飄飄的,從舌尖到咽喉,從胸口到暖暖的胃,台大的藝術博士生也好、超音波震盪出來的綿密啤酒泡沫也好、新買的腳架也好,都不想要太過熱情,因為PC6,前面的這杯小小的PC6。

==================




我好像已經知道,等我過去的時候,我會開始想念的事

4 comments:

亞當 said...

當晚我也只顧著喝,沒想到要拍下正在享用PC6的格子,於是補了下面這張:P
http://www.flickr.com/photos/doobop/2293354915/

yoshigi said...

這次回來可以在見到格子真是太好了,我們又長大一些!
以前熟悉的感覺都回來了。希望香港快些捎來好消息。

Pang said...

當然 謝謝啦 因為有你們的接送 讓我大溫暖阿

Marco said...

可惡!因為我害你敗家所以不寫我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