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04, 2009

日本製造-壽司【SUSHI】

SHUSHI

〔壽司一〕

還記得在設計公司的那段歲月,一個禮拜總是有那麼三、四天加班到深夜,需要阿則收留我,那個有貓、高級衛浴、饒河街夜市、7-11的秋季限定的一番榨啤酒:秋味、還有偶然間在他書櫃上發現的半成品試閱小書『壽司:魚片與醋飯背後四百年的秘密』。

〔壽司二〕

從愛丁堡回來後,小修同學帶我去SOGO後方的『荃壽司』,才發現長形的桌板前方有未知的小宇宙,日本料亭的『板前』是師傅製作壽司的舞台,食材與手指一起發著光,刀鋒劃過魚肉也劃過空氣,生的食物在我心裡非常溫暖。

〔壽司三〕

於是,在紐約也吃過壽司,那是一種離開英國之後怎麼都想嘗試的滋味,員工穿著改良式的工作服,大聲吆喝著日文招呼顧客,魚鱗工法搭建的木頭杉版牆面上,掛著比任何一家台北居酒屋都要道地有味的日本電影老海報,各式清酒一字排開氣勢非凡,原來壽司也是一種異質侵入,咀嚼著橘紅色的帝王鮭魚,你已經比日本人還日本,而當我想念著台灣,我在紐約。

〔壽司四〕

所以我一向贊成壽司成為一種符號,一種熟女都愛的生食、一種成就將太的不敢大意、一種好萊塢電影的廚房、一種犒賞自己週休半日的寄託。

2 comments:

CPH said...

雖然...

雖然段落間都是格子式的慢速鋪陳法
但這篇讀起來還蠻舒服地

wa said...

好餓喔!
還好我今天有吃煎熟的魚肉 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