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02, 2005

剪髮減法

沒有疑問的,剪髮必將是成為一種減法。

恩,頭髮下面是頭皮,頭皮下面是腦漿,腦漿裡水水的,尤其在下了莫名其妙的雨,有從兒童樂園跑到佳樂水這麼久,沿途還可以東張西望一點也不專心的漫步。反正已經下‧超‧久‧了 媽的!! 再下去我準會變成像hellow kitty一樣的變種水腦貓....(為什麼他們都不覺得唐式症很可愛?)

在我對面的男生長的很俗,俗到穿簑衣、戴斗笠走在淡江的校園你都不會覺得奇怪,黑框眼鏡爸爸種,為什麼他就是要選那種一分鐘要推六十下的咧,真是給他天才到沒力啊,手上的黃黑相間塑膠錶和紫色的佛珠形成駭人視覺像是刺蝟的針錐進我的帥氣瞳仁,所以我輸了..我決定要換到對面一桌了。

我要自首,我昨天在msn上和一位很久沒見面的準建築人說,我現在在雲林的採石場負責協調,還特別去考了大卡車執照,為了趕貨在雨中工作到凌晨,雨刷上下劇烈的交錯視線,還是得咬牙稱下去,為的是賭一口氣,想要體驗辦公室外的生活,有位粗工甚至還不小心將手臂捲進了攪拌機內現場血跡斑斑,血水混著雨水,順著地面在我面前延伸開來成為一條紅色的裂縫.......

好吧,我承認識我小說看太多,生活太苦悶,我....
希望替我感動不已的你,也能看見這篇文章。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刺蝟的針錐進我的帥氣瞳仁"
這句好!

那位準建築人 我認識嗎
yoshigi

Anonymous said...

咦 格子跑去雲林了嗎 ?????

盒 said...

剛是盒子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