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3, 2005

generation and shark

L1170294

mavis邀請大家去吃飯
偉寧的魚香茄子煲真的是沒話說
兩位七年級的under莫名的的在兩點才來等到大家餓的眼冒金星
一個會用嘴巴模仿DJ刮片和『刺、刺、打、刺』的節奏
一個是那種無名像簿會出現的日系男
也許六年真的有一些差距
我開始認真 回想自己在大一時的青澀模樣
我看著他們跟31歲的人看我一樣嗎
也許不盡然
也許用6年的時間來劃分兩個generationw太過匆促
但是一種綿綿的疏離感很自然的蒸發在空氣中
鯊魚和我坐在過份悶熱的小馬房間內暗自頹圮
一直很認真的認為人過大二就會長出一種『質感』
你,必須要對你自己的『質』負責
大學生們可以成長的自由度太高
大四的草包和大二的發光體的差距不能用年紀衡量
所以我對大二以上的朋友們一向是抱持著相同世代的相處模式
在看過『擺盪在春天』的梁光辰
再看過『迷路的詩』裡的少年楊照
再看過『北京娃娃』的村樹
在認識過小渥後對小我三歲的孩子們充滿信心
也許72年是對我而言的一個分野嗎

72年以後的孩子們對我而言是否就會有一股所謂『疏離的空氣』存在嗎
我不奢望能在王子街多遇到幾個哲學家皇帝
目前為止我的朋友中72年的孩子存在著發光體的星茫少女
穿山甲也表現的非常出色啊

用朋友來劃分世代也許狹隘
但是就狹義的相對論來說
是恰到好處的分辨方法不是嗎
所以我還挺高興我認識穿山甲和星茫少女
他們多多少少讓我感受到我深信不疑的『質感』論調

沒錯沒錯 有些東西是需要間的沈澱才能體悟
像是『無米樂』的老爺爺 說出那種深刻到用力敲擊到我心臟的軟軟口白
但是請也用力的體驗人生啊,讓我有趣一些好嗎??

於是鯊魚開始和我打著乒乓球
球在網子間跳躍著
關於鯊魚的故事慢慢的清晰
鯊魚實在是一個有趣的傢伙
不管是解釋著爵士樂中的吉他之神播弄琴弦的特殊技巧
軟膩但銷魂的音樂氛圍
還是關於無政府組織在非洲的運作方式
乃至無大美國文化運用經濟手段操控一切有關會員制的機關手法
都帶著興奮的神情

鯊魚習慣在每日的清晨4~5點起床遊蕩
不需要鬧鐘
是不是他們沒有眼皮
所以比一般人清醒
我不大確定









1 comment:

Daphne said...

土撥鼠也很認真的在體驗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