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09, 2006

first time

值得紀念噢 昨天

昨天lucy傳簡訊約全班去jazz bar(她超愛)
結果全班只有我去咧
到場時
我的天
只有lucy跟landscape architecture master degree的學生阿

因為lucy室友roham是landscape architecture 的
所以基本上今天是lucy and roham 一起約各自的朋友來聽爵士樂

很不幸的本班同學居然都沒有來咧,全部格子都不認識啊(除了lucy)
當然lucy經常和roham她們那一群吃飯所以都認識啦

lucy簡短的一分鐘介紹像是『cisely 啊 這是pang 我的同班同學喔』
『pang啊 這是mandy是 roham的同班同學噢』
『還有阿 這是mac這是rank這是.........』


格子置身在外國群中 而且完全不熟(很好.....很好)

離譜的是: 唉幽 快12點lucy還先跟roham閃人,還很自在的跟我說再見咧

一般人也許會有點不知所措,就算都是台灣人也許也會有點生疏何況是印度加英國

但是baby,你們面前的是格大師啊

幽雅的gin tonnic先來一杯,而後間歇著薩克斯風的停頓間奏

『唉壓壓 cisely你知道我剛去的捷克有多讚嗎 食物真是好吃到不行噢』
『唉悠悠 mandy你知道我們這個second term的 project根本沒有timetable啊』
『恩恩恩,是喔 你去過北京教書喔 烤鴨懂不懂 喔喔喔 你吃素喔 素食者一定要去捷克啦
包你爽歪歪喔』

硬是要自在啊 格子 就算在蘇格蘭的酒吧裡也要不失風格啊而且 mandy又是個性感美女啊
就這樣亂哈拉後 總算是通過了初次隻身浸泡在第一次見面外國群的考驗

於是大家在小喇叭手扭曲的臉龐吹奏鬆軟調的爵士時一一要回家了


穿好我的晚宴用帥帥只有一件黑大衣和靈活搭配淺綠cashmina接觸感極佳小圍巾

打算轉身回府,你猜怎麼著

一個在樓梯轉角負責賣票的女生正低頭畫著插畫
好吧 硬要說的話 就算這是『da shan』好了

『哇 好有趣的插畫喔 是關於今天的fish fry吧 你之前是學fine art的嗎』
『喔 我是學瓷器相嵌藝術的』
『恩 你畢業了嗎 我想 這本東西 該就是你的日記吧』
『恩 是噢 剛剛周遊列國回來啊,去年七月剛剛畢業呢』
『可以借我看看嗎?因為阿,我對插畫非常有興趣,這種小本子也確實畫了不少本呢』
『恩 可以喔 不過sorry喔 裡面大概會有一些很不高興和極度悲傷的情緒喔』
『所以我很難分享給我的朋友或家人,她們大概以為我下一分鐘就要去跳樓了』
『喔 我知道的 但是這種東西就像要捕捉一些for那小小的moment的情緒啊』
『恩恩 是喔 所以啊 往往會嚇到人』

於是愉快的聊著出國的一些看法、私人情緒與公共藝術的尷尬、未來的某些想像
女孩叫做Fiona 非常的scottish跟kirsty一樣散發讓人放鬆的氣質

『喔 那麼也許下次可以喝杯咖啡 我說』
『恩 是一段很棒的聊天啊 pang 』


格格 這可不是色喔
只是一場愉快的聊天而已阿



3 comments:

MTCL said...

你是在炫燿吧!!
明明就是在炫燿!!!


(繼續焦躁不安趕essay...)

戴芬妮 said...

是炫耀...

grid said...

不是不是啦
只是一場愉快的聊天而已喔
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