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7, 2006

聽風的歌



IMG_3201

==============================================================

很久沒有感覺到夏天的香氣了。海潮的香、遠處的汽笛、女孩子肌膚的觸覺、
潤絲精的檸檬香、黃昏的風、淡淡的希望、夏天的夢……。
但是這些簡直就像沒對準的描圖紙一樣,一切的一切都跟回不來的過去,一點一點地錯開了。聽風的歌

==============================================================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圈圈叉或是大馬的原因,在大學開始我跟一些他們一樣,開始閱讀村上村樹。
關於『聽風的歌』的這些字句,我相信在那些裡面的我們之中,似乎變成了一種信念,什麼信念呢?
是關於一種解釋某種心情的信念,也許因為文筆不夠好,寫不出那些話語軟軟呢喃,輕鬆中又帶點失落
,固做鎮定又有些抽離的情緒,我們背誦下作家的情緒,也許像是品質較高的流行音樂、散場後的電影、閱讀完手寫的信、一杯燙手的咖啡、沒有加糖的英國奶茶、立起領子的牛仔外套一般,那些說不清楚的片段,像是浮世繪裡的落款,我們借用了作家的衣櫃,重新擺放上私心收藏。

======================

我在愛丁堡的老校區對面,買了一本村上村樹的『舞‧舞‧舞』有別於台灣時報藍小說所營造的卡通式儉樸封面風格,這裡的村上村樹,充滿著現實黑白影像也許多少對應出日本文化的想像,『海邊的卡夫卡』有著曬乾的魚、『國境之南太陽之西』與『挪威的森林』有著日本女子的笑容、『世界末日與冷酷意境』有著自海平面飛起的鳥群,而我買的『舞‧舞‧舞』有古老的黑膠唱片孤獨的旋轉。
英國的小說紙質比起台灣不能說好,有淡淡的馬糞紙香,大多以回收紙製成,卻輕上許多,擺在我的法國小皮箱裡並不會顯的太沉,在某些必須要自己出現的日子,我會拎上他,穿著喜歡的襯衫,一件立領外套,到王子街後方的costa corner配上一杯香草口味的冰沙,然後很自然的等身體累了,回家。

=======================


2 comments:

miss r. said...

舞 舞 舞
泥配上黑膠唱片的孤獨旋轉
讓我只好央求泥帶一本回來
黑膠
嗯!

Ingrid在小確幸的草地上 said...

有點青澀,迷惘
又多麼悠閒,對未來充滿希望的青春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