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6, 2007

又是張惠菁

又是張惠菁

  前幾天收到飄洋過海來到的包裹,裡面有一本心愛的張蕙菁,還沒開箱時就有莫名的熟悉感。

  她說:『我曾經非常害怕,脫落在世界的時間之外,以為那便意味著遺忘,有一陣子,我總在清晨陷入無以名狀的恐慌與沮喪,那時辰光尚早,距離城市開始運轉、商店開始營業、而我可以找到些別的事寄放我自己,還有好幾個小時,那時間濃稠而不可穿透,我總在其中迷途』

 剛剛從芝加哥回來,生理時鐘的調適在這回變的非常棘手,好幾次,總是在大半夜就莫名睜開雙眼,伴隨著的,是異常清醒的腦袋。

 我通常開始想著許多的事,是彼此沒有關連,跳躍著的畫面,房間的背景通常很黑,當作私人的放映室剛好,有時是英文的對話,有時是中文,有時是剛發生的事,有時則是突然飛來的想念。

 也許我們不適合分析,我以為我們一直適合累積:腦中的事情累積多了變成經驗,擅長分析的人也許換得了時間,他可以用輕鬆的姿態以跳躍的方式前進,但是你知道嗎?很任性且不爭氣的,因為帶著一點厭倦和手足無措,有時我們選擇累積,像是魔術方塊,不一樣的方塊一直一直掉下來,如果就這樣任由他自由落下,也許一下子就宣告遊戲結束,夠幸運的話,也有機會忽然一口氣消除許多。
 我不是很擅長玩魔術方塊,因為,我總是愛將所有的方塊堆在一旁,然後在最左邊或最右邊留下一道很深很深的溝,接下來,就等著『長條』的登場,長條先生如果賭氣不來,我就只好笑一笑,宣告死亡。
 
 現在是半夜一點半,我想,我會跟REM KOOLHAAS先生的S.M. L. XL.再相處一會兒,然後該是會忘記關上燈的在英國的某個時間點沈沈睡去吧。
 
 晚安各位night night。

註:S.M. L. XL.:建築師REM KOOLHAAS先生與BRUCE MAU花了五年時間完成的作品,宣稱可以用任何角度任何章節開始閱讀,這本書厚的可以當枕頭,在芝加哥現代藝術博物館尋獲後,由格爸爸的卡出面擄回,還因此多花了我一些運費。

2 comments:

碎片 said...

我好喜歡你寫的這篇
我很認真的讀完一字一句呦
-
我一直超想擁有這本書的
雖然我英文爛的可以
但這個真的很妙
破除了寫作與閱讀的邏輯
讀者可以是作者但又掉入作者的陰謀裡
等你帶回來借我摸摸

LM said...

總覺得格子離開厚
像飛一樣地成熟了起來
思考的很多事和以前也大不相同

謝謝格爸爸
讓格子可以張大眼看很多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