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6, 2006

midnight

對阿 已經四點了
穿過meadows 陌生人依然熱情如往常的向我握手
ed先生今天邀我加入無華人之純洋派對
大概是已經認可我的social功力了吧
那也非常放心的放牛吃草
讓我自由來去四處social
總是用一種練習口語的心情來合理接連著的party
不管是birthday party, new flat party, 還有所謂家中酒太多不知如何處理的party
(對 今天的屬於第三種)

這個禮拜的酒精量大概已經用光了吧
雖然louise總是說我都會偷偷hold住 從來都沒有見過我昏倒
不過這樣小飄忽的感覺倒也奇妙 再多就會不舒服了
再說跟蘇格蘭人喝酒 不hold住還得了

今天miu說我們這種在研究室用功的方式跟她們這種要唸書用功的方式不同
恩恩 若有所思
唉優 我也想要去咖啡廳用功拉
下次記得找我阿 miu小姐
我可以帶wall paper雜誌去研讀阿
藝術家也是可以唸書用功的拉
你們對藝術家誤會太深了

看來要舉辦一場藝術家也是可以讀書的讀書會好了

以上

3 comments:

miu said...

挖塞 現在是怎樣 所以你真的要開始力行每天都要寫一篇的豪語了嗎~~~~~~~

還有 我記得我說的是"工作室"不是"研究室"喔 哈哈

elberta said...

要跟你說幾次跟ed保持距離, 算了算了..
adi現在要把我丟給別人, 自己回南印度快活去了, 簡直是非常的狠, 所以我目前是失根的蘭花, 在圖書館中漂浮..

跟你現在必須練習講鬼故事, 才可以加入的讀書會, 詳情先預約面談在細談... 畢竟我們這種組織可不是隨便人可以加入的, 尤其是藝術家這種族群哪, 哇哈哈

miu said...

埃唷 我跟你說
你那個故事威力強大
昨天DHANA嚇死了
下午上廁所都一直要我陪她一起去
搞的我本來很努力要忘記的
結果一直被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