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12, 2006

Taiwan day1

早上 吃了最後一次的蘇格蘭早餐
配合著有一陣沒一陣的問答
很平靜的 喝了咖啡

一陣子的等候
買了最後要帶給家人的英國茶葉
收行李 搭100號公車
在機場說了再見

然後是 愛丁堡 阿姆斯特丹 曼谷 台灣

坐習慣了歐洲的廉價航空 頓時對荷航空姐的殷勤態度到不適應
像是一個容易快樂的大爺
要茶嗎? 要雞肉義大利麵還是素食餐呢?要加冰塊是嗎?
我要了一瓶只有在飛機上見得到的細長矮小形海尼根(反正是荷航阿)
臉上稍微感受一下熱呼呼的毛巾傳遞過來的溫度

回程時有達文西陪著我 並不寂寞 起飛降落然後起飛降落

在曼谷與第一個旅客聊天 是西班牙人 女孩
米色背包 桃紅色的條紋襯衫 讀著跟我一樣的 Dan Brown
看見歐洲面孔的親切感竟比隔壁說台語的一家人要濃厚許多
置於一整群的華人之中突然莫名的陌生 奇妙的生冷空氣蔓延開

那是屬於一年未回國的我的視線
我在一瞬間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分的清楚國內外
像是今天我對老媽脫口而說出的[ 八月我要回英國了]

她準備在台灣的醫院工作 問了我台灣人的英文程度如何
她說她英文說的很慢 之後並了解他說的西班牙文是屬於四種西班牙語的其中一種
天曉得 再西班牙有四種 不一樣的西班牙語說法
我跟她聊著 西班牙是我旅行的小小夢想 並不想隨意的去 要等到有一天該去
我跟她聊著 日本的朋友到了西班牙的南部 低聲的哭泣在擁擠的人群中
這是她第一次體會到的單人寂寞
她說著她選擇台灣是要離開 機場上的空間感非常明確
大家老是談論著時間與空間


老爸老媽 阿媽 和格格來接我
格格看著我 我看著格格
因為不能牽著她的手 我有點想哭
阿媽因為我的頭髮長的很長
一時之間分不清楚她的金孫已經走到她的面前

老爸開著久違了的休旅車 帶我到客家菜餐廳好好吃一頓
真的真的很好吃
台灣的感覺一瞬間都被味蕾挑逗的花枝招展
吃完飯後
我開著老爹的休旅車載格格回家

我看著格格
格格看著我

我陪格格走回到她家一定會經過的佈滿碎石子的停車場
腳底的鞋子踢著[喀啦喀啦]

[喀啦喀啦]
[喀啦喀啦]
[喀啦喀啦]

我看著格格
格格看著我


[喀啦喀啦]
[喀啦喀啦]
[喀啦喀啦]


然後是夏夜晚風
那晚我失眠

5 comments:

Michael said...

its a very weird lonliness, living oversea. imagine me being in nz for 11 years now, you starting to decontextualise and fluctuate between your identity.

水瓶貓 said...

歡迎格子回來ˊˇˋ

碎片 said...

最後面很感人,
我在父母面前也不敢牽手ㄟ, 真怪

sue said...

格子先生,你好幸福哦,
希望你回来英国会变得更帅哦。

哈哈,这是舒小妹的第一次留言哦,鼓掌!!

LM said...

[喀啦喀啦]

那天
我們也喝了金牌台啤ㄚ

也是我最愛的CPH
跟我說了一個小八卦
唉呀呀
小美姐的敏感度真是超高ㄚ

快約羊肉爐吧
不然又要變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