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4, 2006

Taiwan day2

時差沒有對我產生作用
就像咖啡喝再多 茶喝再多
咖啡因對我來說 是心理的化學變化


一早(很早 是六點半的那種)
載著格格去鶯歌火車站搭車
很熟悉 她一樣站在舖滿碎石子路的停車場等我

回程時拐個彎到麵攤 陽春麵 切魯菜
用十二倍的力量享受台灣的食物
=======================

老爹的小學同學 走了
50出頭 明明是很硬朗的厚實身軀 黝黑的臉上掛著的微笑也沒少過
就這樣 忽然發現肝癌 3個禮拜 21天 就這樣走了
我們都叫他 邱雞叔叔

一回台灣第一件事就是幫忙製作 邱雞叔叔的追思集
灰白單色印刷 沒想到我的專業會在這邊即時用上
編排著邱雞叔叔朋友們寫給他的感言
有一點難過 也很替他高興 交到一群之心的朋友
去捻香時看著叔叔笑著的照片真的覺得很不真實
死亡好容易 也沒有什麼預兆
來了 就這樣來了

所以

我的朋友們 請多注意健康

雖然我也常常被格格說快要爆肝了
不過我們就互相提醒一下吧

好不好



2 comments:

LM said...

死亡
的確是沒有徵兆的ㄚ
前一天還覺得病情有所改善的
隔天卻因為感染而陷入昏迷

我還記得
那一百多個日子裡
不知道收了幾張紅色的病危通知單

生命的脆弱
教會我們珍惜擁有

LM said...

關於熟悉這件事
那天我也有很深的感受

吃著飯
以慶祝彼此認識進入第十六年開場
談論的話題
卻是剛簽下的離婚協議書
我是結婚那天的總召
卻也是離婚協議書上的男方見證人

人生的變化
真的是讓人有分秒差池瞬間錯落的惆悵
明明是自己生命中
佔去三分之ㄧ時間的最重要的人
現在聚首
只能擁有彼此的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