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30, 2007

七月

cat


七月十五號畢業,七月二十號在stockbridhe的flat租約到期。



於是,趁著宣先生移往倫敦奮鬥的同時,暫且就搬到他位於Nicolson ST.的小豪宅住一個月,愛丁堡的生活正以一種加速的姿態變化著。



七月天,一個王建民表現最好的時節,怎麼樣投都贏的五勝,隊友安打、全壘打的重炮聲點綴著藝術節Royal mile傳來的低音大鼓,兩年沒有打過的籃球,莫名其妙的開始彈跳在散步愛丁堡四處的體育館和公園,人生第一次的攀岩初體驗、第一次在蘇格蘭的海水裡游泳、跟朋友在一個晴朗天到Arthurs Seat 爬小山、到了Island of mull進行四天三夜的露營戶外活動,而在各大草坪曬太陽喝啤酒已經幾乎從休閒活動變成習慣,還有舉辦了幾場夏日必備的火焰BBQ、參加德國german market的香腸啤酒節(邊吃酸菜時還有民俗舞蹈可以看)

這些是動態的。


開始每天早上八點起床,喝一杯咖啡或茶,然後上網看新聞(完全傳承宣先生的生活哲學)袁小胖說:『同一首歌,你唱十遍跟一百遍絕對是會不一樣的』同樣的,同一品牌的咖啡、紅茶,你喝十杯跟一百杯那滋味是絕對不同的。我開始喜愛起這種奇妙的重複韻律,每天早晨端著一杯咖啡站在廚房望向正對著Arthurs Seat的落地窗的那五分鐘,陽光會傾斜的打落在杯子上,然後是海鷗漫不經心的飛著,成為攀爬在Arthurs Seat頂峰的綠豆小人動態的背景。

宣先生的flat在頂樓,房間內的天花擁有角度十足的有個性,床鋪上方嵌了一塊一公尺見方的天窗,晚上可以陪你看星星,早上則是藍天和白雲,我開始習慣在看雜誌的時候,觀察陽光跟著雲變化著角度和方向,影子就在流行設計、電影評論和現代建築之間緩緩遊移。

這些也許是比較靜態


八月我就會搬去另一個flat,月底家人會自美國、台灣前來,然後再次進行那些動態靜態的改變。

1 comment:

syuan said...

哇 我都不知道有這麼美
聽起來想是每天都很許純美:-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