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03, 2007

再見列寧

IMGP9920



剛剛從德國回來,先是馬不停蹄的準備在科隆的年度大展,該有的概念跟器材,在愛丁堡就已經發展的差不多,到了現場時,用最快的時間決定好基地(很幸運的沒有和其他藝術家重疊到),剩下的就是現場測試光源、調整溝通與左右兩個展區的關係、置換投影片的位置與角度。
可以說是,從念ECA以來掌握度最成熟的案子(或許也是幸運),之後的日子,不是幫大家照相,就是幫作不完的同學佈展,整個就是以大好人的姿態穿梭在300公尺的通道裡面。

德國cologne的啤酒順口到一種誇張的程度,和一般酒吧的PINT不同,他們採用的是一種兩百CC的小杯子,因為順口又小杯,大家當然是一杯再一杯,酒吧的服務生會在加點的同時在杯墊上劃下記號,作為最後結帳的依據。

很不巧的因為循環期的小憂鬱時節又悄悄來臨,在德國做展的期間,我常常自己自以為很孤僻一點也不帥甚至帶著一點故意的心情來到那四處林立的小酒吧,默默的吃著德國烤香腸然後來上幾杯200cc無任何化學成分的鮮榨啤酒,各位客官,那真是一點都沒有什麼好自豪的,一個人最遜了(很有可能是台灣最遜的男孩子之一)。

之後揮別展覽,開始邁向值得稍稍紀念一番的柏林單人旅行,為什麼值得紀念呢?因為有交情的朋友都知道,格子我是以,怕寂寞、需要有人陪、孩子氣三大無可救藥的元素綜合體。
上一次的單人旅行,是因為要即將揮別那自由的時光投入保家衛國的軍旅生涯,就這樣一草帽一背包的展開為期五天的中橫橫貫之旅。掐指一算,也有五年了,時間真的過得很快。

所以五天的柏林之旅真的很有意思,參加了真的很用心安排的free tour,走過希特勒永遠在下方沈睡的草皮、瞻仰過前不久還存在的柏林圍牆、向世界持續發聲的sony center

建築方面:看了李伯斯金的猶太博物館、forster叔叔的新德國議會、peter eisenman 的猶太紀念公園、MISE vandero的national gallery,還有一些待考證的建築......真的很感動,在猶太博物館還抄下了李伯斯金獲得競圖的感言。

於是,是一直在心中想了很久都無法完全消化的感受,那些不完整的,有著邊邊角角的記憶破片,還有更多的是那些摻雜了五味以上的細膩的情緒(也許怎麼樣都說不明白吧)

是再見列寧。

IMGP0434

3 comments:

norman said...

嗯,這個案子做得不錯。(摸頭)

reski97 said...

很棒的意境

Yoshigi said...

格子兒,我的小獅子男友也開始玩起Pentax *ist DS.了ㄟ
那天陪他去相機王時。
讓我又想起那時候陪你去買相機的時候了。
好快好快唷
時間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