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01, 2007

祝英台

祝英台

ink

如果說要大致描述一下,在愛丁堡星期日早晨的某種悠閒狀態,我想,在家附近的MAXI'S喝奶茶、吃cheese scone邊念小說的場景大概已經很有feel了吧,真的很難超越呢。

最近,從叮小姐那邊來的散文集,村上春樹的『終於悲傷的外國語』,是村先生在普林斯頓任客作教授的時候,書寫有關類似『美國文化觀察』的散文集結。

有時候不得不佩服村先生一派輕鬆的筆調啊,獨特幽默的觀察方式大概會讓很多人類文化研究學者捏一把冷汗吧。

雖然星期五晚上蠑螈教授邊吃著薯條邊引用張大春先生對村上的評論:『邁向二流作家的一流作家』

我是真的搞不清楚一流與二流文學的分野,只能在心中默默大吼:『嘿,請問一下,有所謂的一流二流分野教室嗎,或是有那種只要將名字輸入並勾選職業欄後,就會清楚的跳出:一流、二流、三流或不認識的方便的網站。』

在英國唸書的我,真的在某些章節會心一笑啊,不禁也開始對應著台灣和愛丁堡比劃起來

散步前往工作室的途中經過美麗的城堡,還認真的想著以後此類文章就統稱為『祝英台』好了。

2 comments:

norman said...

啊,是邁向一流作家的二流作家啦...

grid said...

喔喔
so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