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5, 2005

我還沒準備好

白色的衛生紙開始一種成為一團一團的物理變化,沒錯,我感冒了,隨之而來的是頻繁的在圖書館走道間來回穿梭,一杯又一杯的開水是祝我早日康復的期望,我的星巴克日本限量隨行杯剛好夠那熱水三秒,溫水四秒,七秒鐘的時間沖泡著我莫名的焦躁,是上禮拜每週一次的籃球沒打,所以身子還潛藏一股思動的力量嗎?

淡江的圖書館過了上禮拜的期中考週,學生們約好似的不來,迴異於之前媽祖繞境似的光景,四樓的照明還是我幫忙開的,像極了剛落成的新建築等著讓攝影師進入先拍張寄給室內雜誌的美麗圖片,我沒有帶相機,只有空中英語教室和等待八拉剛幫我翻譯完的study plan,不忍寂寞的去租了妮可基嫚的惡夜變奏曲,待會兒莫大的空間裡只有微微的空調運轉聲和鬼才導演拉斯馮提爾陪伴著我。

2 comments:

shadow said...

沒錯 衛生紙果然令人有不佳的聯想:P

不過還是 請保重:D

grid said...

不幸的 感冒持續侵略中 不想看西醫的我 決定以狂喝開水 佐以羅漢果川貝枇杷膏的攻勢來對抗,天啊,
昨天圖書館的冷氣好冷,被室外的酷暑騙了,穿著短褲出場,哈~~就這樣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