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8, 2005

mw,af,lucy in 榕堤

昨天打完籃球,mw突然打了一通電話,『格子,今天晚上去淡水找你啊』,所以,下一個場景就是來到了水源街上的轉彎角義大利麵坊,然後我們再快轉一下,接下來的頻道是老街榕堤的五人心情會議。
『在這邊,能聽著潮水聲真的很棒』af說著,於是有了格子要幫他錄下一卷海潮收音的口頭允諾。
雖說af裝著還ok的表情任我們扒著他問那些關於教官,格格在摩托車上還問我說『你們一直這樣問人家分手的事,好嗎?af會不會怎樣啊!』雖然我不大懂價值和感情這一回事,教官和af在我看來都是很棒的個體啊。
我不是很瞭解af,其實感覺上他還滿熱血的,上次還說要跑來淡水打球,愛聽音樂,喜歡陳綺真,有夢想,有傳統f80的nikon相機,有城市的遠見全套,有長的黑色大衣,打完籃球頭髮濕濕的樣子也滿好看(而且一定要穿七分牛仔褲)。他是個好人吧(好像還有一點點悶騷啊)。

關於教官我可能更有點不熟了,聚會總是沒和她碰上頭,感覺是個心思很細膩並且擁有想要誠實面對自己的倔強女孩。
也許人和人交朋友真的比較單純容易。沒有負擔,不用互相牽制,不用將心的百分之幾交給了你。
同時妳失去和另一半在拍立得下留下深舌共舔一球仙人掌冰淇淋的美好。

mw和路西看起來好幸福喔,面對出國看的很開的他們倆,不知道兩個月之後會彼此抱著怎樣的心情。

af說著『教官是一個很特別的人』時,眼神和圓桌上的長島冰茶的一起彎成一圈半弧的光。好好看。

我很可能得了喜歡和朋友一起喝長島冰茶的病。


1 comment:

grid said...

真的嗎 我來試試看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