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06, 2006

三把解剖刀

於是,星期六的時候norman跟阿鈴來我家被招待
是來自於我老師jamie親傳的義式牛尾燉飯
阿鈴有默契的帶來好的紅酒, 空氣中飄著葡萄的香氣, 和燉飯十分的調和
如果以德西達的語彙來說 現在 他們正以幽靈的姿態纏繞在我的味蕾四周

就在這些之後開始了三把解剖刀的盛會
norman在2006年的今天 積極辯證著名詞運用的正當性 ,強調不輕易掉入以歷史切面論觀察下的陷阱。
實用教育派的阿鈴 一點都不害怕的主張進步的方向 重點在施行 如果現在做的事是正確的 那就要奮勇向前阿。

而我 莫名的開始被解構 著眼於搞設計搞藝術的人對於黑色衣服的眷戀(對 我基本上扮演一條該死的魚)

就這樣 歸咎於現代主意遺毒後 norman大帝看似滿意的走下樓梯了..........

2 comments:

miu said...

hahaha,
cannot read any words except 'Jemis'&'norman'~~~ just say Hi from Budapest la *^^*

弱慢 said...

去哪裡生出三把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