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0, 2006

離別,酒館,威士忌

昨天跟小miu,norman,阿玲到扭扭頓附近的小酒館替小miu小姐餞別,是的,明天她就要回台灣啦,相信在一月之後會開始前往印度進行為期一年的田野調查,聽起來也許很屌,但是我們都知道這裡頭必定混合著些五味雜陳,順著這個氣氛 norman教授啟發了我在蘇格蘭的第一次威士忌初體驗,所謂的初體驗並不是指第一次喝威士忌,而是第一次享受到威士忌散發出的那種香氣,這種號稱the water of life, the wee dram that you have to nose to know的神秘液體,在昨晚之前一直讓我敬而遠之。

一來是為數不少的威士忌總是或多或少的飄散出一種類似咳嗽糖漿的藥水味,二來這種從舌尖直奔喉頭的辛辣刺激感,一直讓我對廣大的死忠愛好者大惑不解,真是可惜了它素有the greatest Scottish export之美譽阿!

也許是備受女性同胞歡迎,酒館裡的長紅雞尾酒★Jack Daniel with cock對我來說有些太甜,而喝慣高級酒類的Norman教授對於將之直接啜飲的口感也頗不以為然,勉強給了“略嫌塑膠味”的低調評價,威士忌一直無法在我征戰愛丁堡的各式PUB日子裡留下鮮明的角色。

於是在阿玲與Norman教授各點了一SHOOT的HighLand Park之後我被小巧的玻璃杯吸引,像是簡潔的小說封面一般,總是成功的勾引出我那沒救了的好奇心,我不明白是否真的有所謂山谷裡的清幽微風,啜飲一口之後流散口鼻之間的淺淺香氣,伴隨著隨著時光流動,兀自轉變顏色的桌子散發微光,我想,這樣子的image適合道別。



ps:well, for some invisible reason, I bought the bottle of highland park yesterday night.........

2 comments:

C said...

pub...非pob...

grid said...

喔 早就改了啦!!!!
愛抓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