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1, 2006

慢慢的星期一與Forest café

慢慢的星期一與Forest café/

星期五以後的日子,我們的FLAT一如往常的空蕩蕩,Louise假日要回老家工作,ED則是在非常posh的AMANI進行他的weekend’s part time job,更別說這個星期,他老早請了假,與他的愛人進行為時一週的蜜月柏林愛之旅。

我還在愛丁堡冷颼颼的街頭裝忙的同時,他可能正在聖誕節氣氛濃郁的柏林喝著大口啤酒,大啖德國豬腳、煙燻香腸,而昨天到機場送小miu回台灣以後,我正式進入活動空窗期。

星期一的清晨,一早習慣式的先靠在大大的抱枕上發呆,旋轉著腳踝發出趴趴趴的聲響,伸伸懶腰,洗了個晨間特爽澡(我不知道在愛丁堡的留學生是不是都習慣早上洗澡了),趁著擦頭的空檔,倒了一整碗的玉米片加牛奶,丟了一片維他命C水溶片到玻璃杯裡,然後一邊嚼著脆脆甜甜的玉米片,一邊看著不知道第幾季的sexy and city,十點左右出門,包包一如往常裝著PENTAX相機與35mm定焦鏡,無敵CD63,看了很久的小說devil wears Prada,還有一星期前做的海鮮燉飯(對,我聞過了,沒有壞),前往工作室。

第二年的course我正專注於插畫的創作,也許是太多事情發生的這一年,讓我繪畫的慾望增強到強迫症一般的境界,黑色小小的人偶在各式的圖紙之間來回穿梭,幫我抒發著情緒,充滿想像與某種意念的圖面總是招來同學們的好奇與關心,每個人紛紛發揮說圖解字的功力,為我的小人與奇妙的場景編了許多故事,尤其是念力特強的LOVE SICK系列,而我老是用〝這是象徵某個moment〞的大易輸入法來輕輕帶過。

晚上一個人到愛丁堡elephant’s beagle旁,素有窮人的印度五星級餐廳享用Lamb curry,幹!好吃到靠杯,而掙扎著要不要到總圖念英文的同時,Forest café悄悄向我招手,又有誰能抗拒現場演奏的BAND、不定檔期播映的藝術電影、慵懶的大沙發椅、打扮有形的帽子男,80年代的嘻皮女咧。

於是,“may I have a cup of tea??”今天播放的是充滿惡搞與創意美學的科幻戰爭片tank girl(暫譯),之後,戴上我的黃蜂大耳機,頂著惡寒,回家。

Ps. 飽受凡塵俗事干擾,晚上難以入眠的人可以學我來杯傳統的Hot Toddy後入睡(檸檬汁、蜂蜜、熱水與……one shoot品質佳的威士忌,如果喜歡肉桂的朋友也可以酌量加入啦)

2 comments:

兔子 said...

格子
買一瓶泥說的絕佳威士忌吧
下次可以請你調一杯給我喝嗎?

Anonymous said...

哈....我現在也懶的換鏡頭...都直接35掛住不換了!!!
你要不要考慮上31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