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0, 2006

離鄉 做菜

離鄉 做菜

我從來不知道我對做菜會這麼有興趣,出國的這段期間,做菜可以說是一種情緒抒發最有效的方式:
心情非常好的時候做菜,心情很差的時候買食譜;
招待好朋友的時候做菜,睡不著的時候讀食譜。

愛丁堡流傳著一種宿命論:
女生普遍不會做菜,男生廚藝通常比較好。

也許做菜的時候需要一種專注:
像是鋼琴師注視著黑色的白色的鍵:

快刀切下的青蔥成花,這是關於顏色
熱鍋油炸的麵衣成花,這是關於形狀
刨刀削落的起司成花,這是關於氣味

在同一時間內要兼顧這麼多的感官,專注的痛快

然後像是林文月說的一樣,每次做菜的時候,你會浮現上回做這道菜時的記憶,你會想起那樣一段特別的心情,也許是為了特別的人,也許是為了特別的事。

1 comment:

7 said...

有感
有時把菜切的很漂亮把菜燒的很好吃
都會自己感動的想哭
唉喔 我怎麼那麼強 哈哈哈